1992年,将代理人制度引入中国的友邦一直是中国保险业的标杆,蔡强任上一度打出再树新标杆的口号,今天,新班子就位,却成了监管眼中的坏孩子。

是入乡随俗还是革新的前奏?

如果说是入乡随俗,那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友邦一向标榜的高素质代理人队伍的准入机制?毕竟,从现实来看,销售误导的直接源头一定在于代理人本身。

作为金融机构,友邦一定有着严格的风控体系,不合规的行销品不可能轻易流出;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追问,到底是谁在向监管通报违规事宜,毕竟,仅就课件违规事项而言,民不举官不究是常态,这背后的原因在某种程度上更值得考量。

换一个视角,如果说违规是为革新而付出必然代价,那这种代价是否可以认为是新班子磨合期的必然?亦或是新班子、新战略对市场的强烈反冲?

于行业观察者而言,未来的一百天或许能洞见友邦未来五年的基本走向。

短短一个月,友邦迎来了两张罚单。

10月23日,北京银保监局公布了一张罚单:友邦保险北京分公司因存在唆使、诱导保险代理人进行违背诚信义务的活动的违法违规事实,被监管责令改正,并给予警告、1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10月30日,广东银保监局公布了一张罚单:友邦保险广东分公司因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费率、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使用含误导性表述的产品宣传资料对代理人进行培训共三项事由,被监管罚款34万元。

而回想今年6月,友邦在保险行业一时风光无两: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友邦上海分公司改建为独资人身保险公司,友邦人寿成为中国内地首家通过“分改子”获批设立的外资独资人身保险公司。在8月的成立仪式上,友邦人寿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张晓宇接受多家媒体的专访,畅谈未来业务布局。

但好不容易突破了历史障碍之后,友邦人寿却有点令人“失望”。它曾一向标榜公司具有高素质代理人队伍,有严格风控体系,却在这一刻也陷入备受诟病的保险营销误区。

这背后,是友邦“分改子”之后业务转换导致的短期不适、还是友邦人寿最核心的高素质代理人也要成为过去了呢?李源祥、张晓宇治下的友邦,将会带领友邦人寿走向哪里?

监管2张罚单 剑指友邦人寿多项指标不合规

几个月前,友邦人寿总经理张晓宇说,不管新的机会和赛道如何,友邦走的是品质路线、客户定位、卓越营销员策略,卓越多元渠道策略一定不会变。他认为,这是友邦独特的东西,是友邦的核心竞争力。

但话音未落,友邦人寿就收到了监管的两张罚单,每一张都和保险代理人违规营销相关。有些独特的东西,可能逐渐在被打破。

10月30日,广东银保监局公布了一张罚款,剑指友邦广东分公司。公开信显示,友邦保险广东分公司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主要有三项:

(1)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费率,蒋虹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2)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梁舜洁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3)使用含误导性表述的产品宣传资料对代理人进行培训,梁舜洁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由此,监管共对友邦保险广东分公司罚款34万元,对蒋虹、对梁舜洁警告共罚款8.8万元。

其实对友邦保险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警告并罚款的力度,对主管人警告并罚款都不算严重。

在三项违法事由中,“使用含误导性表述的产品宣传资料对代理人进行培训”值得关注:公司内部的培训课件如何流出、并被监管关注?一贯标榜代理人高素质的友邦是否要重构营销思路?

无独有偶,在大约一周前,北京银保监局也发布了一张针对友邦的罚单。这张罚单是友邦“分改子”之后的第一张罚单,尤其使得业界关注:友邦保险北京分公司因存在唆使、诱导保险代理人进行违背诚信义务的活动的违法违规事实,被罚款1万元。

罚款金额不算多,但事情不小,毕竟业务未行、监管已至,甚至有媒体评论称,合规经营不应只是“喊口号”。

友邦人寿相关负责人对此回应称,罚单案由是在2019年,宣导培训课件存在编写疏漏,在非常有限范围内宣导使用,在接到北京银保监局反馈后,我公司在第一时间即停止使用该课件,并在修改更新后下发分支机构进行培训宣导。

再往前追溯到今年7月,友邦保险就曾被监管通报。

广东银保监局发布《关于对发生同业诋毁事件的保险公司采取监管措施的通报》,指出包括友邦保险在内的8家公司的业务人员通过微信群、朋友圈等社交媒体发布涉及被接管公司经营不稳定、履约能力弱等不实言论。对此,广东银保监局针对涉事的友邦保险等4家公司主要负责人进行了监管谈话措施,并责成公司从严从重处罚相关责任人。

“分改子”之后 友邦的路会走向哪里?

在获批成外资独资人身保险公司之前,友邦就给自己选好了新班子。55岁的前平安高管李源祥在今年6月接任友邦保险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总裁一职,而在“分改子”之后,李源祥获批出任友邦人寿董事长,友邦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张晓宇出任友邦人寿总经理。

一位是在平安保险闯荡16年的保险老将,一位是陪伴友邦成长20年的老人,他们会将在内地市场发展28年的友邦带向哪里?

友邦人寿的战略意义无比重要。从友邦保险集团来看,有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中国内地已经成为友邦保险集团最重要的市场之一,2019年中国内地市场的贡献都仅次于中国香港市场。平安证券研报显示,自1992年成立以来,友邦中国总保费从1993年的1200万元增至2019年的341亿元。

友邦“分改子”之后,业界普遍认为其业务范围将全面放开,或将对上市险企新业务和客群产生一定冲击。

但平安证券却认为这对上市险企寿险业务影响有限。其研报指出,考虑到友邦中高端客户居多,高素质代理人对下沉客群的适应性和高NBVM 产品的销售顺畅度有待验证;赴港购险的内地客户对友邦总新单贡献较高、但其归属地无法确定,而上市险企已耕耘多年、具备部分中高端客户基础,因此全国展业后,其他地区待挖掘的中高端客户基数有待考量;渠道搭建、网点铺设和代理人招募等,需要至少2-3年的时间。

对于未来分支机构的布局思路,李源祥在采访中曾透露,将会聚焦在10至12个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中产人群数量较多的省份,预计可触达的潜在消费群体规模是友邦现有内地7个市场的四倍之多。张晓宇也提到,“分改子”后,友邦人寿计划将经济相对发达、中高端客群较多、保险人才储备相对丰富的区域纳入优先扩张范畴。

而今日(11月2日)最新的消息是,友邦人寿已获得银保监会批准,开始筹建四川分公司,该分公司将在完成筹建获得最终监管批准后开始运营。

各地分公司的不断筹建,也意味着友邦人寿势必将大力拓展更多保险代理人加入。这其中,如何把控代理人队伍保有高素质、服务保有高品质,其实是一道难题。

面对曾给同业带来无数次发展阵痛的顽疾,友邦,会带给整个保险行业更好的解决方案吗?(文章作者:保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