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实生物(688180.SH)在一个节骨眼上,被放了冷箭。

今年11月14日,君实生物公开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一天前,君实生物被质疑研发能力、药品质量等。

回复函中,君实生物用13页逐条回应市场质疑,并强调“有关人士的报道内容全面失实,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相悖。”

当下的君实生物,正在进行核心药品拓益纳入医保的谈判,结果将直接影响其未来几年的业绩。拨开君实生物的研发迷雾,其实控人熊氏父子入局后,以黑马姿态逆袭PD-1药品的上市进度,力压一众同行,已经令资本市场侧目。

核心产品正处医保谈判关键期

拓益,正式名称为特瑞普利单克隆抗体注射液,是首个国产PD-1药品,也是市场的关注热点。

所谓PD-1,是一种免疫抑制分子,可专攻各种症状。全球范围内,诞生过两个爆款级的PD-1药品,即O药和K药。在国内,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都有相关上市药品。

谁掌握了PD-1,谁就掌握了资本的脉搏。截至今年11月24日,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的市值分别为4647.66亿元、1893.31亿港元、592.42亿元、749.3亿港元。因此,君实生物被看空,不仅医药界掀起涟漪,资本市场更是掀起波澜。

根据回复函,君实生物用各种数据,驳斥了对拓益不良发生率的质疑,力证其安全、有效,并强调“有关人士的报道内容全面失实,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相悖。”

一场舆论风波,也撞上正在进行中的新一轮医保谈判。

2018年,拓益获批上市,并于去年开始医保谈判。君实生物、信达生物、BMS、默沙东同台竞争。谈判过程中,信达生物称拿出了“最大的诚意”,药品达伯舒最终以64%的降幅进入医保。

一年后,医保效应开始显现。截至今年上半年,错失医保的君实生物,拓益销售额4.26亿元;同期信达生物的达伯舒销售额9.21亿元,而2019年该药品销售额还是10.16亿元。

资料显示,拓益目前每盒定价7200元,达伯舒进入医保后,每盒定价下调至2843元。依此推断,今年上半年拓益、达伯舒销量各约6万盒、32万盒。

对此,《投资者网》就拓益是否会大幅降价以换取纳入医保的问题向君实生物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PD-1黑马养成

PD-1,现象级的全球疗法,是患者的福音,也是资本的潮涌处。

成立于2012年的君实生物,此前曾有意开发糖尿病药物。不过,在这条赛道上君实生物没有激起丝毫水花。

2015年成了君实生物的转折点。这一年,君实生物的原两大股东张卓兵、单继宽转让全部股权。熊凤祥、熊俊父子取而代之,截至今年3月,父子俩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君实生物27.7%股权。

企查查显示,熊俊目前担任12家存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行业覆盖医药、金融。在此之前,熊俊还涉猎过房地产行业,其持股的金融企业,包括深圳前海源本股权投资基金、上海宝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资本入局,君实生物立即步入快车道。PD-1被确定为新方向,熊氏父子控股后,君实生物PD-1药品出乎意料地追上,甚至超越同行大佬的进度。

2015年,君实生物的PD-1药品开展临床一期试验,3年后就获批上市,成为首个国产PD-1上市药品。与之相比,虽然恒瑞医药、百济神州的PD-1药品与君实生物同期进入临床试验,但从试验一期到获批上市,分别用了将近4年、5年。

值得一提的是,2017至2018年,是研发PD-1药品最烧钱的阶段,同期君实生物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75亿元、5.38亿元。起步时间相近,赛道同为PD-1药品的信达生物,2017至2018年研发费用分别为6.12亿元、12.2亿元。

投入少、过会快,君实生物一跃超过众多竞争对手,成为医药界炙手可热的宠儿。若放在其他药厂,研发团队将被视为“核心力量”,被给予股权激励。不过,君实生物在2018年实施股权激励时,未明确提及研发团队的持股规模。

根据招股书,2018年君实生物向268名对象授予股票期权,具体对象仅透露董事会秘书陈英格获得了1万份股权。资料显示,出生于1991年的陈英格,尽管药学专业出身,但2017年加入君实生物前,仅在招商银行上海分行有过一段9个月的企业融资部助理经理经历。

《投资者网》就公司核心竞争力是否为推动药物审评过会等问题向君实生物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技术买卖的生意经

“漂亮的管线数量,是医药公司估值的重要参考”,一位医药并购的PE机构人士如是说。

所谓管线,就是研发药品的数量、进度。截至今年上半年,君实生物共有21项在研产品,其中19个创新药、2个生物类似药,上市药品有1个拓益。这样的成绩单,对于一家成立不到10年的医药公司,已经难能可贵。

不过,君实生物很少在各种场合介绍研发团队。更多时候,君实生物会强调与外部机构的合作。所谓合作,有买有卖,掺杂了不少生意。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至今君实生物与11家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中大部分为购买药物技术权。合作名单中,有润佳医药、微境生物、亚盛医药、华海药业、天境生物、斯微生物等。

买来技术后,由君实生物来推动药品上市的工作。根据今年半年报,推动药品上市的过程中君实生物负责方案设计、药品提供、监督、出资等内容,部分研发服务则委托给CRO(研发外包机构)。

有买必有卖。今年3月,君实生物公告与中科院微生物所,共同开发新冠病毒抗体。两个月后,国际制药巨头礼来就宣布购买相关抗体的商业权益,最高支付价2.45亿美元以及销售分成。

不过,今年10月礼来宣布在研的新冠抗体试验因安全隐患被暂停,但君实生物否认该研究涉及其向礼来出售的产品。

对此,《投资者网》就公司有无独立的研发能力、合作机构是否在与礼来合作的过程中获益等问题向君实生物求证,对方未予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