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科创板“CDR第一股”的九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号公司”,689009.SH)姗姗来迟。2020年10月29日, 九号公司正式在上交所科创板挂牌上市。

号称估值高达500亿美元的九号公司,其上市之路可谓是一波三折。

公司在2019年4月提交招股书,一个月后便被按下“暂停键”,直到8月才被恢复受理。

期间,又历经了2次中止审核、3轮问询。

2020年1月31日,因九号公司提交的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按规定需要补充提交而被中止上市审核;在4月20日才恢复“已问询”状态,直至近期才最终完成注册。

谈及九号公司上市经历诸多波折的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对《投资者网》表示,公司采用VIE架构、AB股结构,并计划发行CDR上市,流程非常复杂,这是其申请IPO时间跨度较长是主要原因。

令外界瞩目的是,九号公司是国内第一家存在协议控制架构(VIE)的企业,也是第一家申请公开发行CDR存托凭证的企业。与此同时,九号公司也是第一家具有AB股和员工期权的红筹上市公司。

三季报扭亏但产品结构仍显单一

《投资者网》翻查公司的财报发现,作为小米生态链上重要企业成员之一,九号公司在2017年至2019年出现持续亏损局面,但这一局面在公司正式上市的时间关口得到扭转。

10月28日,九号公司发布2020年三季报,公司2020年前9个月的营收为43.18亿元,同比增长14.80%,归母净利润为8500.72万元,同比扭亏为盈(去年同期亏损2.87亿元)。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收达20.02亿元,而第三季度公司营收为23.16亿元,显示九号公司今年三季度业绩增长迅猛,超过上半年营收总和。同时,第三季度扣非归母净利润则达到1.6亿元,超过2019年全年。

回顾九号公司近三年的业绩表现,根据招股书显示, 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公司营收分别达13.81亿元、42.47亿元、45.86亿元,同比增长19.77%、207.60%、7.96%;期内录得亏损金额分别为6.27亿元、17.99亿元、4.59亿元,由此可见,九号公司自2017年至2019年三年营收合计亏损金额接近29亿元,同时营收增速大幅下降,呈现出显著收缩的趋势。

同时,期内九号公司的研发经费总额分别为:0.91亿元、1.23亿元、3.17亿元,占当期公司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6.61%、2.90%、6.91%,值得留意的是,在2018年公司在投入研发方面的力度有所减弱。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九号公司来说,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公司业务结构较为单一,产品品类有待进一步拓宽。

根据九号公司招股书披露,从营收结构方面来看,智能电动平衡车、智能电动滑板车是公司的两大主营业务。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其智能电动平衡车系列销售金额在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74.49%、29.14%、21.71%;智能电动滑板车系列销售金额在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24.78%、66.46%、70.46%。两大主营业务的收入总共占据公司销售总额的90%以上,而智能机器人收入占比不足1%。

跻身电动车赛道面临强手围堵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智能平衡车与智能电动滑板车作为九号公司的核心产品,但它们在国内绝大部分省市里并不具备路权。除此之外,随着“一盔一带”政策的实行,平衡车及滑板车未来的市场发展空间难免地受到一定限制。

因此,九号公司把战略重点转向电动车市场。

2019年底,九号公司推出了新国标电动自行车九号电动C系列,以及电动摩托车E系列。今年9月份,公司继续推出九号电动B系列,并且在4月公布其线下门店已开设200多家。

其实,九号公司想要切入电动车市场,其所面对的强敌不少,比如:小牛电动、雅迪集团等。

那么,在电动车市场赛道上,九号公司才能如何突出重围?

智能制造及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梁振鹏告诉《投资者网》,对于九号公司而言,它不一定会直接切入普通的电动车市场,反而它更有可能去拓展比较轻型小巧型、且时尚的电动车市场。这样一来,与雅迪集团、小牛电动等品牌相比,公司产品才更具备特色,而且也能运用其过去在设计、生产电动平衡车与电动滑板车方面所积淀的经验。

九号公司能否在上市后取得更稳健的发展,丰富产品品类,改善与优化业务结构成为公司未来需要考虑的方向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在九号公司的战略定位层面上,公司董事长兼CEO高禄峰曾公开表示,公司的产品智能属性很强,定位非常明确,就是智慧移动能力,这包含两个层面:一是叫智慧的移动人,就是偏重于短交通为主的一种智慧代步解决方案;另外一种是智慧的移动物,通过机器人的方案去做终端的业务配送。

关于上市后公司将有什么产品业务结构的调整规划,《投资者网》近日已以邮件形式致函九号公司总经理王野、董秘徐鹏,但尚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如何摆脱对小米高度依赖?

九号公司是小米生态链上众多企业当中的重要一员,由此,也存在较大单一客户高度依赖的风险。

根据九号公司招股书显示,小米集团为公司第一大客户,自2017年至2019年,九号公司与小米集团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10.19亿元、24.34亿元、24.00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73.76%、57.31%和52.33%。

尽管关联交易额的占比出现收窄的趋势,但在近三年里,其与小米的关联交易额占营收比例均超过50%,这意味着九号公司对小米集团的依赖程度依然较高,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公司的经营风险。同时,九号公司在招股书中还提示,如果小米未来向公司采购金额出现显著下降,公司的业务和经营业绩将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有业内人士对《投资者网》表示,小米集团对于小米生态链上的公司是很重要的推力,但这些公司上市之后,面临的第一道难关就是如何减少对小米集团的依赖,即“去小米化”。

如何摆脱对小米集团的高度依赖?对九号公司而言,最重要的是拓展其销售渠道。

据资料显示,目前九号公司的销售模式包括直营和分销。在直营模式下,公司通过在官网、天猫旗舰店和京东旗舰店等线上平台直接面向客户销售,同时,通过 ODM 贴牌,为 Bird、Lyft、Neutron 和 Uber 等共享客户直接提供定制产品;而在分销模式下,九号公司主要包括向小米集团提供定制的九号平衡车、米家滑板车等独家分销产品,以及通过线上和线下的分销商销售公司非定制产品。

对此,梁振鹏向《投资者网》表示,“目前,九号公司的销售渠道的确主要依赖于小米集团,依赖于小米公司、小米商城。而且小米公司也是它的重要股东之一。所以,目前来说,如果九号公司要追求销售渠道多元化,除了小米之外,还有苏宁易购、拼多多等多种电商渠道以及直播带货等形式去寻求合作,以拓展销售渠道并增加销售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