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森麒麟轮胎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森麒麟”,002984.SZ)下了一步险棋。

作为一家主营汽车轮胎的公司,森麒麟将IPO募资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与航空轮胎,尽管后者在2019年出现了单价腰斩、毛利率下滑等问题,且在营收中占比仅0.03%。

上市两个月后,市场才看懂森麒麟的棋局:如果将募资投入于主营业务,公司短时间内可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再融资。

今年11月17日公司宣布,拟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募资约22亿元,主要投入于泰国子公司的子午线轮胎建设。

招股书显示,森麒麟过去产能利用率不断下滑,分别为93.53%、90%、87%。那么此次扩产市场能否及时消化?《投资者网》近期联系到公司方面,得到了一定的答复。

IPO募资用于旁门业务

打开森麒麟官网的产品中心,飞机和轮胎的图片赫然显现。不明就里的人或许会认为,这是一家以航空轮胎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

但事实是,森麒麟及其子公司共拥有的约56项专利中,仅有7项与航空轮胎相关。其特种轮胎(航空轮胎和赛车轮胎)近三年营收分别为74.64万元、20.09万元、156.56万元,业务收入占比仅0.02%、0.01%、0.03%。

与之相对应,2017年至2019年,森麒麟85%以上营收源于乘用车轮胎,分别达到33.45亿元、36.34亿元、38.9亿元。

但出人意料的是,森麒麟并未将募资投入于主营业务。2020年9月,森麒麟IPO融资13亿元,其中有7.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5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升级,剩下的2.09亿元投向年产8万条航空轮胎项目建设。

森麒麟的理由是:“公司历经逾七年持续研发投入,成功掌握航空轮胎技术,通过测试取得相关认证并试飞成功,成为国际少数航空轮胎制造企业之一。”

“关于航空轮胎制造技术的核心技术,目前处于完成实验室阶段,正在实现产业化。”公司同时坦陈,其技术并未成熟。

事实上,航空轮胎业务不仅在公司营收中占比极低,盈利水平也不具备优势。2019年,公司特种轮胎单价同比下滑58.43%至332.82元/条,毛利率也从前一年的77.3%降至53.55%。

这一情况在股吧等平台引发热议:年产8万条航空轮胎募投项目建成投产后,产能能否及时消化?

以业务发展为由再融资

森麒麟遭遇投资者“用脚投票”。

2020年9月15日,上市仅五天的森麒麟二级市场上演“天地板”,当日该股报收24.7元/股,跌逾8%。随后股价仍在阴跌。

就在市场担忧该股将跌破18.96元/股的发行价时,10月末三季报的出炉迅速扭转了态势。2020年前三季度,森麒麟营收为35.42亿元,同比增长4.65%;归母净利润7.16亿元,同比增长35.63%。

“主要受益于原材料成本降低因素,公司毛利率维持了较高水平。”森麒麟告诉《投资者网》。

借此契机,森麒麟再次要求募资。

11月17日公司公告,拟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募资约22亿元,全部投入于年产600万条高性能半钢子午线轮胎,以及200万条高性能全钢子午线轮胎扩建项目。

这两条子午线项目将由泰国子公司建设,预计建设周期均为1.5年,投资总额31.8亿元。“泰国是全球第五大汽车市场,汽车销量的逐年增长;欧美是泰国轮胎行业主要出口国,为投资提供广阔的市场前景。”

森麒麟的底气源于行业高景气度。

西部证券在研报中指出:“中国轮胎行业的主要逻辑在于对外资轮胎份额的抢夺,在未来会加速的进程。随着外资轮胎企业盈利下滑,资本开支的意愿减弱,中国企业通过成本优势,不断扩产蚕食份额。”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公司一定要借道资本市场融资。据2020年三季报,森麒麟有货币资金22.34亿元,一年内需偿还的借款仅为6.24亿元。

不缺钱为何要融资?

“公司目前负债率较低,经过综合权衡拟募资,预计项目达产后将为全体股东带来更好的回报,公司目前处于快速发展期,将充分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功能促进公司发展,希望与广大投资者共同分享公司经营的成果。”森麒麟如此向《投资者网》诠释。

即使业务快速发展,是否有必要同时展开三条在建工程,仍有待论证。

“竞争对手拥有较高国际市场份额,且持续加强渗透中国市场。以普利司通、米其林、固特异传统三强为例,其全球市场占有率近十年均超过三成,我国轿车轮胎市场,外资品牌也占据接近65%的市场份额。”公司今年在招股书中提示竞争风险称。

扩产后市场能否消化

森麒麟尚不存在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的问题。

2020年前三季度,森麒麟应收账款达到6.09亿元,相比年初时增加1.63亿元;应收账款周转率也由2019年的9.13倍降低到6.72倍。

存货与2019年相比相差不大,为7.23亿元,但其存货周转率3.54倍降至3.07倍,在轮胎板块9家上市公司中排名倒数第三位。

财报显示,森麒麟业务采取“以销定产”“买断式”的经销模式展开,该模式在公司营收占比超过90%。证监会曾反馈建议函中,对其经销运营模式重点关注,要求森麒麟回答经销模式的必要性,以及将会对公司资金造成何种影响。

有市场人士认为,大多数经销商与销售企业之间都存在赊销关系,这可能导致企业进一步出现坏账问题。签约后经销商会拥有商品的所有权,厂家对其产品的价格与流向可能难以把控。

“公司采取经销模式拓展全球替换市场的发展路径,与全球轮胎行业经营模式保持一致。公司存货周转率和应收账款周转率整体保持稳定,与信用政策和结算政策一致,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保持较高质量。”森麒麟对此回应称。

目前摆在森麒麟面前的首要问题,除了产能是否满足市场,还有诉讼风险如何消弭。

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今年10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强制执行,公司今年借款合同纠纷、买卖纠纷等今年有11条被起诉公告。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判决来看,森麒麟与米其林公司的诉讼前后已经经历近10年的时间。从2010年开始,米其林就在搜集森麒麟“傍大牌”的行为,并提起诉讼。招股书显示,2019年7月,森麒麟被要求赔付米其林金额30万元。

对此,森麒麟并未正面答复《投资者网》,而是表示:“公司涉及的诉讼案件情况均严格按照深交所上市规则的披露原则进行披露,公司目前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外销比例高达97%有何影响

除同行诉讼以外,森麒麟还面临海外政策不确定性风险。

近年来,美国、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和地区针对我国轮胎产品陆续开展了“反倾销”调查,部分国家和地区还出台了相关贸易保护政策。

财报显示,森麒麟2019年境外销售占营收总量的比重高达97.5%。

公司对此回应称:“目前公司青岛工厂及泰国工厂生产经营一切正常,暂未受到影响。公司坚持全球化产能布局战略,正加快推进泰国及在欧洲国家设立智能制造生产基地步伐,加快实现各基地供给不同市场的需求。同时公司会根据战略规划、外部环境变化及市场发展等情况,统筹考虑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努力提高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对于公司未来前景,森麒麟依然胸有成竹。

“公司将继续为全球每一位森麒麟用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着力打造高科技、高效能、高品质、高定位的高端全球轮胎智能制造引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