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杭州电魂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魂网络”,603258.SZ)宣布参股杭州普华硕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普华硕阳基金”)。其实,这已不是电魂网络第一次投资基金了,此前电魂网络就已投资了“伽利略壹号”私募投资基金,该基金在2019年为电魂网络提供了3688.71万元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在当期净利润中的占比为16.23%。

以Moba游戏《梦三国》起家的电魂网络自2013年盈利能力达到最高值后就开始走下坡路,虽然在2019年电魂网络成功将《梦三国》进行了手游化,并模仿《Dota自走棋》推出了《梦塔防》一定程度上挽回了公司的颓势。但在《王者荣耀》《LOL》手游等竞品的冲击下,《梦三国》手游恐难持续盈利。而随着自走棋类游戏竞品的增多,自走棋单一的玩法逐渐被玩家抛弃,开发出《Dota自走棋》的工作室旗下的《多多自走棋》也已被埋没在诸多手游之中。

相较于在主业游戏领域的发展,电魂网络的股东更擅长于在资本市场的进行“开拓”。自上市以后,电魂网络几乎年年进行股权激励,给公司高管与员工授予低股价的股份,同时自2019年解禁以来,电魂网络的前十大股东交替减持,截至日前,电魂网络前十大股东与高管已合计减持了近6亿元的公司股份。

缺乏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被股东轮番减持的电魂网络,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游戏市场中又将何去何从?

夹缝求生的电魂网络

电魂网络曾经的成功,是时也是命,如同其目前所处的困境一样。2010年前后到2015年,在《星际争霸》等即时战略游戏因操作过于复杂而被玩家抛弃的环境下,Moba游戏无疑是市场的主流。2008年成立的电魂网络看准了这个机遇,自2008年开始就着手研发Moba游戏《梦三国》,并在2009年正式商业化运营,于2011年10月正式上线。

在《梦三国》上线之时,Moba游戏鼻祖《Dota》因平台性能限制开始走向衰退,而《Dota2》还未在国内上线,虽然竞品《LOL》已在运营,但因《LOL》在游戏机制上与《Dota》存在一定的差异,因此画质更好、机制更像《Dota》的《梦三国》就成了很多Dotaer(Dota玩家)的去处。

从电魂网络公布的财务数据来看,自《梦三国》上线的2011年到2013年《Dota2》上线之前,是电魂网络发展的黄金时间。公司收入也由2011年的1.51亿元增长到2013年的4.71亿元,公司净利润由0.95亿元增长到3.0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7.36%。2013年3.04亿元的净利润,也是电魂网络自2011年公布财务数据以来到2019年公司净利润的最高值。此后数年,虽然电魂网络的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其净利润却再未超过3.0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20年三季度电魂网络的净利润高达3.10亿元,但非经常性损益为电魂网络提供了大量利润,当期的扣非净利润仅有2.53亿元,并未超过2013年2.97亿元的扣非净利润。

2014年到2018年间,Moba游戏的竞争开始加剧。前一年的2013年,《Dota2》在国内正式上线,同时市场还出现了像《三百英雄》《风暴英雄》这样的竞品。此外,腾讯率先将Moba游戏进行了手游化,开发出《王者荣耀》进一步分流了Moba游戏的玩家。

在此情况下,自2014年到2018年间,电魂网络的收入鲜有增长,营业收入最高的2017年,年收入也仅有4.99亿元,较2013年仅增长了5.94%。而为了保障收入的稳定,电魂网络的销售与研发成本却在逐年增长,因此在2014到2018年间,电魂网络的净利润呈明显的下滑趋势。

《梦三国》模仿著名Moba游戏《Dota》,《梦三国》手游与《王者荣耀》风格相似,《梦塔防》又刻意模仿自走棋玩法……一味模仿,仅在原有游戏上进行“微创新”的电魂网络,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游戏市场中,其“好运气”已慢慢用完。

股东轮番减持

相较于在主业游戏领域的发展,电魂网络的股东在资本市场更加得心应手。自2018年以来,电魂网络几乎年年进行股权激励,以此来控制管理成本。2018年到2020年,电魂网络授予股权激励对象或拟授予的股份数分别为314.20万股、371.10万股以及426.70万股。不过,2019年,电魂网络提前终止了2018年度的股权激励计划,注销了相关股份。

其实早在2017年,电魂网络就施行了员工持股计划,从股价走势来看,相关员工持股计划的股价在2018、2019年出现倒挂。

受员工持股计划以及股权激励计划的影响,2017年后电魂网络的管理费用大幅下降:2016年高达1.59亿元,而到了2017年后,就下降到了6127万元到8959万元之间,最大降幅高达61.64%。《投资者网》查询资料得知,股权激励其实是一种支付方式,会在行权时进行费用化,因此在行权前不影响公司利润。

其实,自2019年电魂网络股东首发股份解禁后不久,电魂网络的前十大股东就开始有序减持公司股份。在上市之前,电魂网络的股权由十个自然人控制,而为了保障公司控制权的稳定,也为了公司能顺利上市,在IPO的过程中,胡建平、陈芳、胡玉彪、余晓亮、林清源等5人缔结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共同构成电魂网络的实际控制人。不过,从最新的一致行动人关系来看,余晓亮、林清源已退出了一致行动人协议,目前公司的实控人为胡建平、陈芳、胡玉彪等3人缔结的一致行动人。

自2019年6月,电魂网络首发股份解禁前不久,参与电魂网络创立的前十大个人股东就开始有序减持。最开始减持的是未参与缔结一致性人关系的郑锦栩、吴文仲,在第一轮减持中,郑锦栩减持了电魂网络1.14%的股权,套现7102.45万元;吴文仲减持了公司0.08%的股权,套现498.4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吴文仲是电魂网络的第三大股东,郑锦栩是电魂网络的第五大股东。

郑锦栩、吴文仲公告减持后不久,电魂网络的副总经理郝杰也开始减持公司股份,截至2020年5月,郝杰减持了公司0.39%的股份,套现3172.91万元。2020年1月,电魂网络的实控人胡建平、陈芳也开始减持公司的股份。从减持结果来看,仅胡建平就减持了公司0.77%的股份,套现近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电魂网络包括实控人胡建平、陈芳、胡玉彪等在内的8名个人股东合计减持了公司近7%的股份,套现近6亿元。在电魂网络前十大股东中的唐宏也进行了减持,持股由2019年底的1.16%降低到2020年三季度的0.76%。不过因唐宏并非公司高管,持股又未超过5%,因此他的减持并未公告,值得注意的是,唐宏也是电魂网络的首发股东之一。

针对电魂网络前十大股东有序减持的问题,《投资者网》也向公司董秘办求证,不过公司并未给予回复。

一方面不停给员工进行股权激励,通过股权支付部分员工薪酬;另一方面,公司首发股东争相减持,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套现近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电魂网络的股东名单中也鲜有机构身影,截至2020年三季度,电魂网络的股东中仅有4家基金,共持有公司0.57%的股权,以目前的股价来看,持股市值不足5000万元。

随着吃鸡类游戏、二次元游戏乃至于主机游戏的崛起,Moba游戏的玩家被分流的越来越厉害。开发出火爆Moba游戏《LOL》的拳头公司也不得不向市场妥协,从2018年开始开发FPS游戏《Valorant》,同时为了留住现有玩家,拳头公司还将《LOL》进行了手游化。

在Moba游戏市场、国内手游市场均出现“内卷”的情况下,电魂网络若想获得进一步发展,恐怕要在主业上下一番功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