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斗星通”,002151.SZ)实控人周儒欣曾为公司画下这样的蓝图:“北斗星通未来形成一个大体量的汽车电子板块,以及若干隐形军。预计到2020年整个公司营收达到100亿。”

如今梦想恐要化作泡影。2020年前三季度,北斗星通只达成目标的25%。

在公司宣传口径中,却呈现另一番景象——营收、净利润双双大涨,于是公司在二级市场上乘“北斗概念”之风而上。今年以来,该股累计涨幅达到115%,动态市盈率高达195倍(截至12月15日)。

由此,北斗星通已获得10亿元融资,包括实控人周儒欣在内的多名高管赚得盆满钵满,15名股东今年合计套现逾14亿元。

股价、业绩因何暴涨

时至年末,商誉过高的舆论再次笼罩着北斗星通。

二级市场上,资金正在大幅撤退。8月至今,北斗星通股价已累计下滑了20%,从84.5元/股降到54元/股,市值从390亿元下滑到275亿元。与之前的高歌猛进形成鲜明对比。

随着军工股站上风口,“北斗概念”今年备受资本青睐。

根据《中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发展白皮书(2020)》,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5年来,在各分类应用业务中,车辆监控、信息服务、车辆导航、个人跟踪占据了85%的份额;在作为专业行业应用的授时、海用、测绘、军用类业务占据份额仅为8%。这表明,北斗产业链的新增市场空间将在中下游的民用市场。

而北斗星通是该领域首家上市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北斗星通成立于2000年,2007年上市前开发了导航定位系统产品。2015年以后公司通过兼并收购上游产业,推动北斗产业化应用。目前业务四大业务板块:基础产品业务、汽车智能网联与工程服务、国防装备业务、基于位置的行业应用与运营服务业务。

财通证券指出,北斗星通长期深耕卫星导航技术,推出全球首款22nm卫星导航芯片且已进入客户验证阶段,随着下游能源、电信、交通和汽车行业高精度定位需求爆发,判断此业务未来两年年复合增长率将高于行业13个百分比。

表面看来,北斗星通似乎也不负众望,在行业景气度明朗时,交出亮眼成绩单。

今年前三季度,北斗星通营业收入为25.22亿元,同比增长26.51%;净利润为1.06亿元,同比增长3616.24%;扣非净利润为0.62亿元,同比增长279.47%。

但事实上,暴增更多与过去业绩基数低高度相关。

2019年前三季度,北斗星通净利润出现95%的下滑,全年净利润更是因为商誉减值而亏损。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为29.87亿元,同比下滑2%;归母净利润为-6.51亿元,同比下降710.6%。

定增+并购增厚总资产

实控人周儒欣曾信誓旦旦的表示,2020年将实现百亿营收。而今年前三季度,北斗星通营收仅25.22亿元,公司账面还有10.28亿元商誉,给全年业绩造成不确定性。

从北斗星通最新动作来看,公司大有继续向“百亿”目标奋斗之意。

10月26日,公司宣布定增募资10亿元,投建于5G通信用核心射频元器件扩能及测试验证环境建设项目(3.4亿元)、智能网联汽车电子产品产能扩建项目(2.7亿元)、智能网联汽车电子研发中心条件建设项目(1亿元)以及补充流动资金(2.9亿元)。

与此同时,北斗星通还在不断推进并购事宜。

今年9月,北斗星通斥资2576.4万元收购定位公司10%股权;11月又以2.16亿元对价收购万嘉通26%股权;目前收购德国in-tech余下股权的交易正在进行中,42.86%股权对应的价格为7.9亿元。

自2007年上市以来,公司直接融资额达到49亿元;而累计分红仅有3.03亿元,相当于募资的约6%。

对于北斗产业过热的现象,北斗导航系统副总设计师、中科院院士杨元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看不懂、不理解”,并称“很多省市利用北斗产业园区的招牌到处圈地,并不是真正为北斗导航产业服务,真正的北斗导航并不需要太多厂房。”

募资也并非没有回报。2007年至2019年,北斗星通营收从1.5亿元增加到29.8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1.48%;资产规模从3.2亿元攀升至70亿元。

但其盈利水平并未出现实质性提升,在此期间,公司累计扣非净利润为-7.91亿元。

原来,2014年至2019年,北斗星通收购了包括华信天线、嘉兴佳利、东莞云通、广东伟通,杭州凯立、德国in-tech、加拿大Rx等多家公司。与此同时,公司也随之逐渐累积起了巨额商誉,最高峰时账面商誉净值高达19.9亿元,占公司净资产43.3%。

高景气时股东减持

《投资者网》研判财报发现,近几年来,北斗星通的销售毛利率基本上维持在30%左右,稳中有降;销售期间费用率在25%左右。二者差距几乎均在5%以内,利润的空间十分有限。而今年前三季度,公司毛利率和期间费用率为28.4%、26.11%。

为了掩盖盈利水平不佳的问题,公司将研发投入大额资本化,2014年至2019年比例分别达到110.3%、241.6%、69.7%、66.4%、40.6%、34%。业内判断,研发支出如果不进行资本化,公司部分年份归母净利润将陷入亏损。

中投证券分析师崔莹指出,研发支出资本化是将当期研发支出的一部分计入“开发支出”,最终还是要通过无形资产摊销的方式消化已经支出的成本,分配到若干年后的摊销费用将影响公司未来的净利润。

不仅如此,公司每年都能获得政府补助、增值税返还、长期股权投资收益以及理财产品收益等非经常性损益收入。如今年上半年,北斗星通有2172.8万元政府补助;2018年,北斗星通分别对华信天线、广东伟通、in-tech、银河微波进行了4.5亿元商誉计提减值处理,当年4.62亿元的业绩补偿款成为扭亏为盈的法宝。

万联证券提示称,研发难度加大、终端外形异常、电池尺寸过大、成产生本过高等一系列问题,会制约北斗民用市场的建设。另外,北斗民用市场缺乏相关法律法规,导致市场混乱,无序竞争下,无论是开发商还是运营商都面临经营困难的风险。

这也不难理解,为何股东们会在行业高景气之时,纷纷上演减持大戏。

8月正是北斗星通股价创上市以来新高之时,实控人周儒欣连番卖出592万股。第二股东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也在减持,北斗星通11月19日公告,二股东减持490万股(占总股本0.96%)的计划已完成。

Wind数据显示,公司今年以来已有15名股东减持,累计卖出3009.16万股,约合市值14.3亿元。除前述股东外,还有高管尤佳、尤淇、刘艳平、李建辉、徐林浩、刘光伟、姜治文、郭彪、李阳、王增印、刘孝丰参与减持。

高管此举是否对公司未来产生分歧?公司要如何回报广大股民?针对《投资者网》的相关问题,北斗星通有关人员表示“12月11日回复”,而截至发稿,对方仍未对此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