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1℃记者独家获悉,近一周时间以来,购买ST康美(600518.SH)(下称“康美”)二期股票激励的人员从广州、深圳、安徽等地,自发集结前往广东省普宁市的公司管理层办公地,求见领导表达诉求,这主要是由于此前康美一直迟迟未针对二期股权激励履行回购义务,致使他们遭受巨大财产损失,同时个人以及家庭背负巨大的债务压力。

1℃记者获悉,目前康美新任管理层颇为重视二期股票激励员工的稳定事宜,试图通过分期、分批次的思路来解决员工的征信违约以及股权回购问题。

不过,据1℃记者调查,要解决二期股权回购事宜将并不容易,主要还是面临资金“僧多粥少”的问题,一方面康美面临较大的资金缺口,另一方面债台高筑,需要征得债权人同意。

已研究分批解决对策

事情还要从2017年说起。

据ST康美2017年12月26日披露的《第二期股权激励计划限制性股票授予结果公告》显示,公司于2017年11月17日,向共计624名公司核心技术(业务)骨干,授予2751万股,授予价格10.57元/股。

当时,康美还引入第三方金融小贷平台广东广发互联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广东盈峰普惠互联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盈峰普惠)为资金不够的员工引入第三方小贷机构“输血”,为员工购买限售股提供资金支持。

此后,公司提出了回购计划,但至今未履行,与之相随的是康美的财务造假等问题被曝光。

3年过去,上述624名员工手握的限售股,一股都未解,购买的股权还蒙受损失。

最近,有员工提供给1℃记者的一份由300余名购买股权人员签字画押的《二次股权回购本金支付第7次集体申请函》显示,“我们自2017年认购公司二期股权激励以来,时间已达3年之久,后因公司‘财务问题’导致股权计划失败。我们多次要求按照法律规定以及股权协议之条款依法按原价返回本金,公司至今无实质性动作,导致我们已负债累累,百余人已被纳入征信黑名单,数百家庭出现严重危机。”

李芳和老公均系康美子公司基层一线员工骨干。2017年11月,夫妻二人购买了上述康美限售股权。“我自己拿出十余万元的积蓄,通过广发小贷贷款18万,我的老公则贷款20余万元。” 李芳告诉1℃记者,她个人拿出自己的积蓄和贷款的方式购买了3万股。

截至12月5日收盘,康美报收2.77元,与3年前10.57元/股的认购价,暴跌了73.79%。经此一算,李芳手中原来价值31.71万元的3万股,若现在套现仅获得8.31万元,亏损23.4万元。

由于手握的股权迟迟无法解售,许多员工长期背负债务,部分人还出现了负面情绪。此前,有员工找到康美原管理层表达诉求,但无疾而终。

“这几年由于家里承受巨大的债务,我们夫妻面临较大的精神压力。”李芳说。2019年7月,李芳离婚了。她给1℃记者提供的贷款截图显示,18万元贷款现已出现逾期,“我们夫妻当时每个月总收入不足1万,除了要按时还贷款之外,家里有2个小孩上学,同时还需要赡养老人。”李芳说,债务压力太大,老公还变卖房产。

此前康美深圳基地办公员工王健,通过盈峰普惠借了22万元。“我买股权的那一年,小孩子刚出生,当时家里也急着用钱。小孩后来还检查出身体问题,花了几十万医药费,这3年来家里日子确实不好过。”王健说。

1℃记者获悉,截至12月16日,仍有来自全国多地购买康美二期股票激励的离职、在职员工,拖着行李箱赶到公司普宁办公地,求见领导解决二期股权回购事宜。

事实上,经过3年的时间,康美内部公司体系自上而下发生了较大变化。今年10月份,托管团队正式进驻康美。

据接近康美新任管理层的人士对1℃记者透露,从10月份托管团队进驻康美至12月11日,公司管理层共召开了4次总经理办公会,对二期股权激励的员工股权回购工作颇为重视。

12月11日,在当天与二期股权激励员工座谈时,周云峰让员工代表宣读了一次总经理办公会纪要。“会议展开讨论了如何解决二期股权激励员工的股权回购相关问题。会议认为股权员工多为公司基层人员,长期以来经济及精神压力巨大,尤其临近春节,员工动态存在不确定性风险,解决此问题是公司近期维稳工作的关键,也迫在眉睫。”会议纪要称。

会议纪要显示,“会议认为鉴于公司流动性资金缺口情况,二期股权激励问题解决可以分段、分期,根据人员结构特点等,分批次,多方努力加强资金筹措,并沟通协调政府部门等多种方式并重的解决方案。同时重视盈峰普惠公司征信违约事宜的沟通协调。”

征信问题如何解决?

12月3日,有员工在公司系统上给康美董事长马兴谷、新任董秘周云峰等公司高管内部留言,并上传了上述《二次股权回购本金支付第7次集体申请函》。

据上述《申请函》显示,员工们提出了5点诉求,其中首条便是,“集体要求公司立即出面与盈峰普惠公司沟通解决贷款问题,并撤销员工征信上的逾期记录。”

同时,上述《申请函》称,希望解决员工因这次股权激励所产生的贷款利息以及公司未及时回购股权所产生的贷款利息问题,并请股权事宜主要负责部门恢复员工二期股权回购微信群,以便员工知晓回购进度,恢复沟通渠道。

据1℃记者调查发现, 3年多时间过去,通过盈峰普惠公司贷款的大部分员工已出现逾期,并上了个人征信,严重影响他们贷款买房或其他个人资金申请。

深圳员工刘刚在2017年认购了4万限售股,花费42.28万元,他全部用贷款解决。根据刘刚给1℃记者提供的贷款记录显示,他通过盈峰普惠公司贷款了30万,同时通过普宁典当行贷款了12.28万元。

刘刚的盈峰普惠公司借款详情截图显示,贷款30万元,贷款年利率7.5%,自2017年11月27日起,借款期限40个月,还款方式为分次还本,按月付息,目前逾期本金12万元,逾期利息7815.08元。“每个月还利息,分3次还本金。”有员工表示。

刘刚的征信记录显示,“广东盈峰普惠公司发放的30万元贷款,2020年8月27日到期。截至2020年9月,余额为12万元,当前有逾期,最近5年内有7个月处于逾期状态,其中2个月逾期超过90天。”

“我现在很担心自己的征信问题,今年以来深圳楼市出现上涨局面,我现在想换房都没法贷款,征信问题影响个人贷款买房,并且银行还把我的信用卡额度调低了,影响日常消费。”刘刚说。

据参与座谈的员工代表给1℃记者提供的录音资料显示,对于贷款未还导致逾期记录产生所带来的征信问题和未来的二期股权回购事宜,康美新任管理层现场承诺,“第一,我愿意跟大家去解决问题;第二,大家一定要有一个合理的心理预期;第三,需要时间分批分期解决。”

“确实征信的问题,影响非常大。”周云峰表示,已与盈峰普惠公司方面沟通。“从结果上来看,因盈峰普惠(贷款逾期而)被列入征信问题,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个问题在月底之前肯定可以解决。”周云峰现场安抚员工们。

事实上,盈峰普惠与康美的关系颇有渊源。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盈峰普惠成立于2015年,共计有4名股东,除了广发系持股45%外,康美马兴田的妻子许冬瑾个人独资企业普宁市信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2%。

早在2017年二期员工股权推出之际,康美原证券事务代表温少生、康美副总经理唐煦就曾分别担任盈峰普惠监事、董事职务。据1℃记者调查,这也是当初许多员工相信盈峰普惠平台的原因之一。

“如果单纯从合同的相对性来上讲,好像是员工与盈峰普惠之间的事情,但实际上根源还是之前康美造成的。康美出现这种问题,给员工造成被动的局面,形成较大的债务压力。”一位康美管理层人士对1℃记者表示。

在当天的座谈会现场,亦有员工提出疑问,“征信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是后续不需要还款了吗?”不过,周云峰并未详细透露太多具体细节。

12月15日,周云峰接受1℃记者电话采访,证实了上述与员工座谈时承诺的先解决征信问题,他表示,“我们托管团队进来以后,正在方方面面推进员工征信违约事情的解决。”

当天,周云峰在广州与相关部门协调、对接处理员工征信违约问题的处理。“目前来看正在朝预期的方向走,短期内可以解决。”周云峰告诉1℃记者。

回购如何兑现?

据员工给康美管理层提交的《申请函》显示,员工希望公司立即签订回购协议,明确全额回购支付时间,优先解决附件名单中的员工(共316人)。

同时,“如公司资金方面确实紧张,我们接受2020年12月31日前支付50%股权本金,2021年1月31日前支付剩余50%本金;如回购程序不能在上述时间前完成,请公司以职工借款等其他方式先行支付本金,解决员工目前的困难。”

最近,在与二期股权激励员座谈时,周云峰表示,公司初步规划想在春节(即2021年2月12日)前,争取让大家过年的时候至少拿到30%左右的二期股权款,比如说(员工手握股权价值)30万元,大概拿到将近10万元,让大家回家过年有一个交代。

“这是我们近期的工作目标,就是征信问题解决以后,就是下一个目标就是钱(回购股权的资金)的问题,我们就朝着30%保底的方向去努力。”周云峰说。

事实上,有员工认为,在解决贷款征信问题的同时,进行股权回购才是最终解决问题的出路。因为一方面大家要偿还贷款,另一方面许多员工当初举债购买股权,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

据1℃记者调查,有些购买康美二期限售股的员工在购买股权时,向亲戚朋友借钱,长期无力偿还这笔欠款,春节不敢回家面对借款人。

许多员工告诉1℃记者,希望获得股权回购款之后,能够尽快偿还给亲戚朋友,这样一方面解决眼前的资金燃眉之急,另一方面春节回家面对亲戚也有所交代。

股权回购,首要涉及的还是钱的问题。

据康美2017年推出二期员工股权激励之际公告,“截至2017年12月8日,公司已收到624名激励对象以货币缴纳出资额人民币2.9亿元。”也就是说,如果全部原价回购上述二期股权,康美将一次性拿出2.9亿元的现金。但如今的康美早已不像过去一般“财大气粗”,公司面临较大的债务压力。

不过,周云峰告诉1℃记者,大股东方面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预计在年底回款10%即9.48亿元,“这笔钱到位之后,先解决一部分员工的股权问题。”

据康美2020年半年报披露,关于关联方资金占用94.81亿元,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承诺,拟以现金偿还占用的全部公司资金,分三年偿还,具体为:2020年12月31日前,向公司累计偿还的款项不低于占用资金总额的10%(即9.48亿元);2021年12月31日前,偿还40%(即37.92亿元);2022年12月31日前,偿还全部占用资金以及利息。

据1℃记者调查,在资金方面,康美仍缺口较大,一方面公司生产经营需要维持,另一方面公司巨额债务需要偿还。

在每年的冬季,都是中药企业的原料备货高峰期,康美亦不例外。加之今年正处于疫情的窗口,市场对饮片的需求强烈。周云峰表示要有资金进行原料采购,并抓住有利的市场机会窗口,适当(将资金)倾斜生产,“这样企业得以发展,员工有固定的收入,为后续的事情处理留有时间和空间。”

同时,康美目前债台高筑。据康美半年报,公司货币资金为3.61亿元,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负债合计431.75亿元,存量债务规模仍然较大。

事实上,二期员工股权回购,还涉及到程序性问题。“公司债、中期票据有100多亿元,总共300多亿的欠款资金。”康美管理层人士表示,公司也请建设银行和广发证券去跟债券持有人和投资者沟通,向他们说明,要解决员工的二期股权问题,才能稳住公司的生产经营。

“公司回购限制性股票,需减少注册资本,根据《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公司减少注册资本需通知债权人,债权人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周云峰告诉1℃记者,如公司未经法定程序即完成减资,债权人有权要求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应受访者要求,上述李芳、王健、刘刚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