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下旬以来,仁东控股(002647.SZ)连续14个跌停板,随后拉出伴随巨额交易量的“地天板”,随后几个交易日游资博弈加剧,股价在相对低位区间震荡。一系列异常情形,让该股成为近期市场关注焦点。

近日,仁东控股原实际控制人田文军被证监会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下称“决定书”)。

证监会认定,田文军控制了19个证券账户,在2016年8月8日至2018年9月20日期间(下称“操纵期间”),集中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使用19个关联证券账户,频繁买卖“仁东控股”股票, 合计买入卖出金额超过40亿元,致使“仁东控股”股价涨幅远超深证成指。

证监会网站显示,该决定书的发文日期为 2020年10月15日。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个权威信源交叉印证,叱咤山西金融圈和资本市场多年的“狂人”田文军,已于2020年上半年被有关方面控制,德御系“二当家”郝建明也随后落网。曾与田文军一起战斗“民盛金科”(仁东控股前称)、港股“民众金融科技”(00279.HK)的香港“千王之王”张永东则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田文军是在今年4月份左右被控制的,与今年上半年山西金融界‘塌方’式腐败案有关,案子还在查,据说涉案金额很大,非百亿能计。”接近山西德御系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张永东一直处于失联状态,没人知道他在哪儿。”

德御系前世今生

德御系是指晋中商人田文军控制的数个关联公司的合称,因最早的主体公司名为德天御生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德天御”,成立于2006年),被市场冠以“德御系”。

德御系先后控制在美国和A股上市和挂牌的多家公司。2010年前后,德天御控制的德御农业,登陆纳斯达克OTCBB(场外柜台交易系统) ,因其拉来了国际著名投资机构软银资本投资,而受到市场关注。

此后几年,德御系通过并购和IPO进入主流资本市场,一共控制3家A股上市公司、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和一家美股挂牌公司,以及三家新三板挂牌公司。

2014年通过德御系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龙跃实业“)接手A股北讯集团(现名为*ST北讯)、2015年通过德御系关联公司山西盛农投资有限公司公司控制顾地科技(002694.SZ)、2015年德御系通过关联人王宏(WANG HONG)控制美国上市的稳盛金融(WINS.NASDAQ)、2016年通过田文军妻子郝江波为大股东的天津柚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柚子资产”,现已更名为和柚技术集团有限公司),取得宏磊股份(后更名为民盛金科、仁东控股)的控制权。

2017年末,田文军控制的龙跃实业在山西出现了大额集中融资风险。2018年末,山西省成立了对龙跃实业大额融资风险处置领导小组,民企东旭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被报道承接了龙跃集团超过百亿存量债务,此后两家集团也被拖下了水:东旭集团进入破产重整,华讯方舟(000687.SZ)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华讯方舟母公司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多只债务违约。

山西金融圈大震荡

2020年7月,证监会曾就田文军操纵仁东控股、以及超比例持有*ST北讯未按规定披露和限制性内交易的行为,发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此番发布决定书,证监会表示无法与当事人田文军取得联系,田文军未在公告期限内领取《告知书》,亦未提出陈述、申辩意见,也未要求听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对于作出上述认定的证据,证监会在决定书中称,根据相关人员询问笔录,杨某生账户组名义所有人及下单操作人承认账户出借给田文军方面使用,田文军对此亦予以认可。

2020年年中,山西金融系统发生腐败窝案,包括多名山西农信系统和金融监管部门官员落马。据媒体报道,山西金融系统腐败窝案,与田文军主导的“德御系”有关。

2020年7月中旬以来,山西省纪委监委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陆续披露了山西省内农信系统窝案。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省联社“)原一、二、三把手崔联会、邢亮喜、王忠泽同日“落马”;山西省联社原党委副书记王再升被查。监管方面,山西金融监管局原党委书记兼局长竟晖、山西省银监局原局长张安顺被查。

据财新报道,山西农信系统腐败案背后主要涉及贷款挪用等问题,造成窟窿有几百亿元,而涉及的信贷损失主要与田文军的“德御系”、民企东旭集团等企业有关。报道称,公安部成立了“4·16”专案组,由四个工作组全方位彻查此案。报道还称,此案还与资金非法出境、洗钱有关,甚至卷入了一些非经济案件,因此被认为“性质严重”。

而第一财经记者从案件知情人士处进一步了解,田文军涉嫌掏空金融机构,抽逃贷款,坐庄资本市场。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随着调查深入,田案涉及的资金窟窿“远不止几百亿”。除山西农信系统,省内多家城商行也涉及德御系案。省内金融机构晋城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的重组合并,即与此有关。除山西省内金融机构外,此案还与山西省外的金融机构有牵连。

从时间顺序来看,田文军被控制与山西金融圈人事震荡的发生时间相吻合,田文军被控制可能是引发山西省内金融体系大震荡的导火索。

德御系从资本上绑定了金融机构,并作为关联股东,从农信社、银行方面获取贷款。郝江波穿透后持股99%股权的和柚实业有限公司,以及德御系的龙跃实业,入股了山西当地至少8家地方银行,除晋中银行外,主要为村镇银行和农商行。2013年,田文军还当选为晋中银行董事。

田张结盟

据证监会官方消息,田文军,1973年生人,居住在北京市建国路。早前有媒体报道,田文军成长于晋中一个大学教师家庭。德御系各个板块的操盘主控手,组成了德御系核心团队。

其团队成员除田文军外,还包括郝江波,德御农业CEO以及曾担任稳盛金融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郝建明,创立德御农业两家母体公司、操盘顾地科技的任永青,现*ST北讯大股东龙跃实业的名义股东赵晶和赵培林等。

“田文军并非简单的金主,他对资本市场有很深的理解。”上述接近德御系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从德御系的核心成员履历来看,德御系虽出身晋中,但就资本市场而言并非草莽。公开资料显示,郝江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毕业;任永青曾在清华大学进修EMBA课程;德御系“二号人物“郝建明,注册会计师,曾担任海内外多家投资公司的高管,本科和硕士均毕业于南开大学财务专业。

曾经因执掌港股民众金融科技而名噪一时的香港资本玩家,被称为香港“千王之王“的张永东,因其亦有资金和资产实力,得以与德御系结盟,成为德御系外围重量级“帮手”。

原为内地金融从业人士的张永东,至少在2014年即前往香港、澳门。据接近德御系的人士透露,张永东曾在澳门开赌厅而身家过亿,后放贷给赌客,因赌客欠债不还,损失不小。

张永东其后辗转至某内地在港上市的公司工作,在港期间,张永东谋得了与滞留香港的某肖姓金融大鳄及其妻子的良好关系,“至少有两年多时间,他常常出入于肖的身边。取得肖夫妇的信任后,张永东就开始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张永东何时、何地因何人结识了田文军目前不可考证。公开信息表露,2016年至2018年,德御系和张永东在美股、港股、A股等市场展开了“跨太平洋“集结号——相互交替扮演收购方和标的资产方的角色,并拉抬股价。

从A股民盛金科,到港股民众金融科技

2014年,德御系拥有了稳盛金融这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2016年年中,张永东入主控制港股民众金服,并改名为民众金融科技。

2016年6月,张永东助德御系拿下了宏磊股份(现名:仁东控股)的控制权。

2016年4月,戚建萍与其戚氏家族,将合计54.82%的宏磊股份股份,与多名法人和自然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其中,柚子资产接下25.9%, 成为宏磊股份第一大股东,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永东控制的深圳健汇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健汇投资”‘)接手18.56%;杭州焱热实业有限公司接手5.27%;自然人景华接手5.09%。

戚氏家族的另外 5.27%,在几个月后被霍东控制的中融汇通(天津)投资有限公司[ 后更名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接手。

这次多对多的转让协议,五家接手方,被市场普遍认为田文军军团,除柚子资产以外的其他四家接手人,虽未与柚子资产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但仍被市场认为田文军绑定了超过60%的股份,实际在外的流通盘不到40%。

2017年,宏磊股份更名为民盛金科。

美股稳盛金融、港股民众金融科技,以及A股民盛金科,形成了三足鼎立,互为倚角和援手。

三家上市公司控制权到手后,田张联盟旋即开始了“左口袋倒右口袋”资产腾挪大戏。

2016年8月8日,宏磊股份复牌。在资产注入利好的助推下,以及田文军控制的19家关联账户联合操纵下,宏磊股份股价从2016年8月8日的最低价8.45元(前复权),涨到2016年12月28日最高价27.46元,股价在短短四个月里涨了2倍多。

2016年年报,张永东、景华,以及始终跟随张永东身后的陈家荣(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长子)的个人账户,都进入了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年报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合计持股比例达到76%,而两个季度前,这一数字只有63%,筹码更趋集中。

股东户数是如。Wind资讯显示,2016年6月30日,彼时的宏磊股份共有35153名股东;到2019年9月30日,股东户数下降为14549万名,到2016年12月31日,股东户数更是下降为9834名。筹码集中度上升三倍有余。

2016年末开始,民盛金科股价在26元左右的高位横盘,长达一年多。其间涉入大数据产业、收购互联网金融公司,参与互联网小贷公司新闻不断。

民盛金科按下不表。田张联盟首先联动的,是港股和美股。

2016年12月,港股民众金融科技公告,拟以约2.6亿美元收购了美股稳盛金融(WINS)67.1%股权。受利好消息刺激,稳盛金融股价坐上了火箭——从2016年11月的31美元,最高涨至2017年2月的465美元。短短四个月时间,累计涨幅高达14倍。

这一涨幅曾在2016年纳斯达克2610只股票中排名第三。稳盛金融涨幅最高超过60倍,价格越过500美元。

接下来联动的,是港股和A股。2018年1月18日,A股民盛金科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就在停牌和资产重组事项公告之间的一个多月,港股民众金融科技股价风闻A股溢价收购而动,股价从0.5港元左右涨到2港元,飙涨3倍。

一个多月后,民盛金科即宣布拟收购民众金融科技旗下证券业务权益投资标的51%股权,溢价四成,标的估值为30亿港元。这一消息被解读为A股股东溢价补贴港股股东。

但此利好落地,却是股价暴跌之时,民众金融科技股价从2港元左右的高位,一路狂泻。在监管多次问询下,2018年5月,民盛金科和民众金融科技的这笔交易终止。民众金融科技股价自此一泻千里,区间跌幅达90%以上。

2019年,民众金融科技被债权人提请清盘,公司股票于2020年2月停牌至今,截至2020年9月底,民众金融科技负债连同遭追讨的金额共37.3亿元。

2020年11月,新世界发展(00017.HK)宣布,其执行副主席兼行政总裁郑志刚,将以债转股,以及认购配售减持方式,合计将持有民众金融科技75%股份,成为单一最大股东。民众金融科技纳入新世界发展的版图。

有接近香港资本市场人士告诉记者,“张永东早前欠郑志刚5亿港元,被勒令还债,田文军还曾出手援助。”

“香港这边扛不住了,田和张就出现了裂痕。”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霍东已超田文军

除德御系在A股的民盛金科、美股的稳盛金融与张永东有联动外,从2018年5月开始,作为张永东的盟友,京基集团旗下关联公司通过定向增发,进入*ST北讯(002359.SZ)前十大股东名单,直到2019年一季报才离开。彼时定向增发价格22元多,而2019年一季度*ST北讯平均股价在8元左右。

截至2020年三季报,京基集团仍列仁东控股第三大股东,持股3800余万股。12月15日,仁东控股上演地天板走势。仁东控股发布公告称,第三大股东京基集团当天减持1055.7万股,均价为15.14元/股,套现1.6亿元。

根据证监会对田文军开出的决定书,证监会认为,田文军通过8个自然人证券账户、和11个机构证券账户,共19个证券账户,在2016年8月8日仁东控股复牌后,至2018年9月20日期间,以“反向交易”(俗称:“对敲”)、买单高于卖一的手法,操纵仁东控股股价。合计买入卖出金额超过40亿元,令“仁东控股”股价涨幅远超深证成指。

证监会还认定,田文军超比例持有*ST北讯股票未按规定披露信息,以及有在限制期交易的行为。

证监会依法对田文军操纵“仁东控股”价格的行为,处以200万元的罚款;对田文军未按规定披露信息的行为,和在限制转让期限内买卖“*ST北讯”的行为,分别处于30万元和50万元罚款。

2017年末,德御系龙跃实业陷入债务危机。

2018年2月,霍东通过内蒙古正东云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正东云驱”),从民盛金科二股东——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由健汇投资更名而来,张永东100%持股)受让民盛金科10.77%股权,耗资约13.03亿元。

同时,景华将其与一致行动人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等合计持有的民盛金科13.82%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正东云驱,从而使霍东成为民盛金科新的实际控制人。

2019年4月,更名为内蒙古仁东科技有限公司的正东云驱,又从柚子资产手中以7.8亿现金对价,收购后者持有的仁东控股10.97%股份,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股东。

在霍东接手后,仁东控股股价盘整一年多,2019年7月30日晚,仁东控股公布易主消息:海科金集团将通过“受让表决权+一致行动人”的方式,取得仁东控股28.94%股权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霍东变更为北京海淀区国资委。

2019年末,仁东控股自15元左右位置启动,于2020年11月涨至近65元高位,一年时间,股价涨超3倍,其拉升风格较田文军执掌时更为彪悍。

笑到最后的是精准逃离的景华。2020年三季报显示,前一个季度还位列仁东控股第五大股东的景华,及一致行动人——第8大股东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润泽2号私募基金,已消失不见。

Wind数据显示,仁东控股的股东户数,从2020年中报的6638户,快速分散至三季报的1.31万户,一个季度增长近1倍。

一地鸡毛

有资深市场人士感叹,“以前一只股票的大庄家覆灭以后,新庄家接手,再玩一波的案例基本没有。但仁东控股在田文军之后,居然又起死回生,田文军不过从几块钱拉到二十几块钱,田文军之后,股价又从十几元拉到六十几块,真是让人瞠目结舌,这种情况即便在德隆系时代,也是没有的”。

“十庄九输”。有资深操盘手告诉记者,坐庄是个高风险职业,坐庄者集中在手的筹码如果无法顺利派发,砸在手中,庄家将巨亏出局。

盛宴之后,一地鸡毛——美股方面,稳盛金融曾因持股股东过少,被纳斯达克要求强制退市,在美挂牌的德御农业的股价暴跌;港股方面,若非郑志刚接盘,民众金融科技可能也将被清盘;A股方面,*ST北讯被暂停上市;顾地科技在德御系进场后,股价被拉至28元,2018年拟布局文旅产业却遭重组失败,最新收盘价只有2.68元,最近,顾地科技董事长,以及多名董事和独立董事辞职,董事会成员甚至低于法定最低人数。

12月初,德御系参股的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因认购了德御系旗下晋中市榆粮粮油贸易有限公司15亿元信托计划,将担保方仁东控股告上法院,同被列为被告的有德天御、柚子资产、龙跃实业、田文军、郝江波、张永东以及张永东100%持股的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由健汇投资更名而来)、阿拉山口市民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张永东持股96.6%)、仁东控股对相应的债务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

上述自然人和公司之间的关联关系再度被佐证。

12月15日,仁东控股在连续14个跌停板后,拉出地天板,当天多笔大单在开盘不久后蜂拥买入,短短27秒钟,大笔疯狂扫货约1.7亿股,占总股本的近30%,直接把仁东股价拉到涨停板,耗资超过21亿元。

16日,仁东控股再收跌停板。18日,股价再次涨停。12月15日至18日四个交易日,合计换手率135%。本周前三个交易日(12月21日至23日),仁东控股股价累计下跌6.17%,振幅为15.84%,换手率达到9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