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利智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鸿利智汇”,300219.SZ)今年依然未从营收下滑的泥淖中走出来,甚至其存货周转率、应收账款周转率还在沿历史轨迹持续下滑。但在其公告中,却是一副供不应求的景象——

6月17日以及12月9日、17日公司接连宣布扩产,鸿利智汇预估新增产值合计达到58亿元,而自其2011年上市以来,营收最高的一年也仅为40亿元。

深交所随后下发问询函,指出公司收入持续下滑,2019年净利润亏损8.76亿元,对项目必要性、资金来源等提出疑问,并问是否夸大陈述。

鸿利智汇对此振振有词:“不尽快扩产存在丢失客户的可能。”

扩产计划与现状背离

看上去,Mini-LED进入爆发期。LED封装企业鸿利智汇最近不断抛出扩产计划。

12月17日公司披露,子公司鸿利显示拟投资建设LED新型背光显示二期项目,投资规模约20亿元,预计建设周期18个月,完全达产后年产值约40亿元。

一周前,公司刚宣布子公司拟成立新项目公司,投资建设LED项目及相关配套设施,项目投资约12亿元一期产值约8亿元;6月17日鸿利智汇与广州市花都区签订协议,投资建设鸿利光电LED新型背光显示项目。一期投资1.5亿元,达产后年产值约6亿元。

据鸿利智汇预估的产值计算,其将拥有新增产值高达58亿元。

2011年至2019年,鸿利智汇营收复合增长率26.4%,营收最高的一年刚好为40亿元;归母净利润从07.3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2.09亿元,2019年亏损8.76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21亿元,同比下降21.6%,在半导体产品89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30位;归母净利润为6324.61万元,同比增108.7%,排名第49位。

以往投资纷纷折戟

但情况会这么乐观吗?时间倒回至7个月前,深交所还在对鸿利智汇业绩下滑、存货难以消化等问题抱以担忧。

“2017年至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38、4.14和3.55,存货周转率分别为8.18、7.26和7.01,持续下滑。公司2019年存货为4.56亿元,其中发出商品1.58亿元,占比较大。说明上述情况的原因及合理性。”

除此之外,深交所还针对公司2019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48亿元等14个问题一一展开问询。

彼时鸿利智汇净利润巨亏8.76亿元,其中互联网营销子公司速易网络“贡献”了7.18亿元。2016年年末,鸿利智汇耗资9亿元收购该公司,切入汽车后服务市场,最终以“受金融监管趋严的影响,网络信贷规模收缩”收尾。

相似的情形也撞上了互联网金融业务。因参股P2P公司开曼网利业绩不佳,公司于2019年确认投资损失6900万元。

主营业务相关投资也并不完全顺畅。

早在2018年2月9日,鸿利智汇便与与产业基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加码汽车LED照明,布局LED车灯行业。如今这项合作已无下文,深交所在最新问询函中问及进展。公司表示,2018年7月19日与相关资本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之终止协议》。

以往多个投资均以失败告终,本次又如何保证不会重蹈覆辙呢?

12月21日晚,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对前述项目必要性、资金来源等提出疑问,并问是否夸大陈述;结合鸿利显示的资产规模、融资能力、投资资金来源等说明其未来开展20亿元投资的可行性。

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鸿利智汇账上货币资金仅有2.52亿元,无法覆盖2.73亿元的短期借款;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分别为1.26倍、0.92倍,低于2与1的正常指数。

但鸿利智汇并不重视这一问题:“截止2020年11月底集团公司货币资金存量余额2.72亿元,公司银行授信额度18亿元,公司有息负债3.02亿元,有息负债率为16%,公司整体资产负债率47.5%。同时,未来公司盈利也会增加资金来源。”

“不存在产能过剩”?

早在扩产之前,公司就在盖楼和增加设备方面未雨绸缪。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公司有22条在建工程,其中大部分为厂房或研发大楼建设。

而与公告所营造的供不应求相悖,鸿利智汇营收已连续六个季度下滑,从2019年第二季度至2020年第三季度,跌幅在7%至38%之间不等。

不仅如此,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存货周转率与应收账款周转率相比去年同期进一步减少,分别为3.66倍、2.35倍。

高管的减持动作似乎也从侧面反映了真实局面。Wind数据统计,今年公司高管刘信华、马德福、李俊东、马成章合计减持135万股,约合市值1324万元。

最新问询函要求,结合现有产能利用情况、其他在建或规划产能、在手订单或意向性订单、客户需求增长情况等补充说明二期项目的可行性、必要性;是否存在产能过剩风险、投资资金不足风险,是否会导致公司面临较大的流动性风险及财务风险。

此外还有,该项合作的具体内容、合作目的、当前具体进展、已达成的经济效益或合作成果等,项目进度及收益与原计划是否存在较大差异。

鸿利智汇对此回答称:“2020年11月子公司斯迈得及广州分公司产能利用率已接近满产,现有产能已经不能满足客户订单需求,订单也创历史新高,交货期平均延迟到半月至1月以上。Mini一期已顺利投产。不尽快扩产存在丢失客户的可能,扩产势在必行,不存在产能过剩问题。”

流动性风险不仅源于扩产。

天眼查数据显示,鸿利智汇今年有48条对外担保信息,关联担保达到1.91亿元,占净资产约10%。

此外,公司投资的鑫诠光电今年被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失信,并被限制高消费,珠航校车去年也被列为失信公司。那么公司有无对这些公司提供担保?《投资者网》近期就相关问题致电并电邮鸿利智汇方面,等待一周仍未获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投资计划披露的第二个交易,鸿利智汇大涨14.61%。此后仍在波动

深交所问及,是否存在利用内幕信息交易的情形;持股5%以上股东、董监高人员未来一个月是否存在减持计划,公司是否存在故意披露利好信息配合相关人员减持的情形。

鸿利智汇表述,高管不存在违规减持,未来一个月亦无减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