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的阳光下,春风拂过,片片粉色从枝头翩然飘落,人行道上渐渐织起令人心醉的花毯……去年4月中旬,作为上海首条尝试“落樱不扫”的道路,杨浦区的江湾城路(殷行路至清波路)暂时调整清扫保洁模式,发扬城市治理的“绣花针”精神,用落英缤纷的晚樱景观“留住”了春天,更温暖了每一位市民的心头。

这一做法深受好评,今年将在全市复制推广。3月8日,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宣布,今年春天将有5条道路实行“落花不扫”,理想状态下,这些道路的“花毯”总长可达3300米。

“落花不扫”并非完全不扫

这5条“落花不扫”道路均为种植樱花的市级林荫道或绿化特色道路,分别为:浦东新区的新跃路(洲海路至园三路)、宝山区的永乐路(永清路至宝东路)、松江区的滨湖路(新松江路至文翔路)、杨浦区的江湾城路(殷行路至清波路)、静安区的永和东路(广延路至平型关路)。

其中,新跃路、永乐路、永和东路3个相关路段种植的樱花为中樱品种的染井吉野樱,3月下旬花期进入尾声时,将率先实施“落花不扫”;滨湖路和江湾城路相关路段种植的樱花为晚樱品种的关山樱,预计4月上旬花期进入尾声,因此将延迟至4月上旬才开始“落花不扫”。

“落花不扫”其实借鉴的是此前同样深受好评的“落叶不扫”。

2012年底,闵行区环卫部门最早试点在莘凌路保留落叶,为市民和摄影爱好者保留天然美景,赢得一片叫好声。

从2013年起,上海绿化市容部门也开始尝试在部分道路上施行“落叶不扫”。去年11月,全市已有多达41条“落叶不扫”景观道,在深秋的最后一小段时间里为市民游客保留一片片五彩斑斓的落叶地毯。

和“落叶不扫”相同,“落花不扫”也并非完全不扫。天气晴好时,道路保洁人员只会每天傍晚对“落花不扫”道路进行普扫,其余时间保留花毯。

同时,保洁人员落实“一路一策”,采取吹风机作业、捡拾保洁等精细化作业方式,捡拾隐匿在落花中的烟头、纸屑、塑料袋等垃圾,使落花景观更加“纯粹”。

如遇风雨天等特殊情况,为保障行人通行安全,“落花不扫”将暂停,道路将进行全面清扫保洁。

“不扫”比扫更有讲究

杨浦区的江湾城路(殷行路至清波路)是上海首条樱花市级林荫道,700米道路两侧的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隔离带内种植有264株晚樱‘关山’。

清道员彭伟强告诉记者,关山樱的花期一般在3月底或4月初,相比枯枝落叶,花瓣清扫起来难度更大:刚飘落时,容易随风起舞,捉摸不定,想用扫帚扫成花堆是门技术活;到了“落花不扫”期间,万一保留在路面的花瓣吸收了湿气或沾了泥土、水,则会粘在路上,不用铲子去抠,大部分花瓣面对扫帚时动也不动。

此外,使落花景观更加“纯粹”,清道员们要不停弯腰到花瓣里挑出垃圾;让落花景观更美更均匀,他们还得把多余的花瓣扫去“支援”花瓣稀少的地方。

虽然不扫比扫更累,但彭伟强却没有怨言:“去年试了十几天,路人那个高兴啊,我现在想起来,也会跟着乐,就觉得这个事做得太有意义了。”

美丽的落花景观,离不开环卫工人的辛勤付出,更反映出一座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水平。除了保洁方式大有讲究,落花美景背后还隐藏了许多绿化领域的“绣花功夫”。

“美景一半靠保洁,一半靠养护。平时善待它们,它们就会用美景来回报。”杨浦园林绿化建设养护单位的专家告诉记者,樱花属于比较娇贵的树种,不太能够适应上海的气候水土,所以平日养护方面都格外注意。

比如土壤,上海靠海,土壤偏碱性,养护人员就挑选腐殖质含量高的优质有机肥,中和土壤碱性,同时给樱花树“补身体”。施肥时,在树周边较远处挖洞,往里面灌入兑好土壤的肥料,避免伤及树根,让树根主动“爬”过来汲取养分。

又比如修剪,养护工人只敢在樱花树冬天进入休眠期、枝条里含水量降低的时候才敢大幅修剪,平日以轻度修剪为主,原则上不能剪掉长度超过4厘米的枝条。樱花树一旦有创口,要第一时间涂抹消毒剂和愈合剂。

除此之外,为防治虫害,还要兼顾樱花树对农药的敏感,养护单位只能采取手工作业,发现树干上有虫洞,用工具深入勾杀里面的害虫。预防冠瘿病和细菌性穿孔病,养护工人会在花谢后给树打抗菌针。

落花、落叶能够“不扫”,也得益于近几年上海不断提升城市道路绿化的美景度,积极推广应用樱花、美人梅、紫荆等观花闻香树种以及枫香、黄连木等色叶树种。

据统计,目前上海行道树树种已超过40种,经过生境改善和科学管养,将逐步实现花更艳、景更美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