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本应是妇女同胞享受节日的时光,然而,丽人丽妆(605136)却上演了一出老板娘隔空喊夫的大戏。记者注意到,这天,网名为“丽人丽妆翁淑华”,简介为“我是翁淑华本人,丽人丽妆001号员工”的用户在微博隔空喊话,控诉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其大意是作为同甘共苦的妻子,在事业打拼成功后成为全职太太;但这些年里,作为丈夫的黄韬却不见踪影,不仅节日问候没有,连孩子生病也没有回家照顾……一切美好与承诺都成为空头支票。这番喊话,立马引起网友围观。二级市场上,老板娘隔空寻夫后一天,丽人丽妆股价跌停,4.3万股东关灯吃面。

奋斗成果全部让给老公?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娘,“翁淑华”口中的丽人丽妆是一家电商代运营公司,主营业务为化妆品电商零售、品牌营销服务等。该公司于2020年9月成功上市A股,发行价为12.23元,募资4.89亿元。上市后,由于抱团阿里系,一度受到资本热棒。仅一个月时间,丽人丽妆股价就飙升到55元左右,市值逾221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股价创新高后便一路下跌。截至目前,丽人丽妆市值为120.24亿元,较高峰期缩水一半。3月9日,在“翁淑华”诉苦之后,丽人丽妆股价应声跌停。

尽管市值缩水,但作为第一大股东,丽人丽妆仍给了黄韬不菲身家。按第一大股东33.49%持股比例计算,黄韬身家达41亿元,妥妥的一个豪富英杰。不过,这一巨额财富并没有与“翁淑华”分享,在丽人丽妆前十大股东中,除了黄韬,就是阿里巴巴和各路资本的身影,全然不见“翁淑华”名字。即便是在丽人丽妆的有限合伙持股人名单中,实控人也是与黄韬同姓的黄梅所有,并非“翁淑华”。但在“翁淑华”诉苦独白中,其可是丽人丽妆001号员工,早年与黄韬一起创业。怀胎10月还毅然坚持在岗位上,临产前一天才住院。

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当年黄韬患有急性糖尿病在家休养,翁淑华一边要照顾孩子,一边要照顾老公,为了贴补家用才开了一家淘宝店。后来,黄韬觉得淘宝店是一个机会,于是参与了翁淑华的创业,逐渐演变成如今的丽人丽妆。

对于一家公司创始人变为全职太太,最后甚至沦为一名“单亲妈妈”,“翁淑华”的喊话让不少网友唏嘘不已。

公司严重依赖天猫平台

001号员工“翁淑华”历经不懈地努力,丽人丽妆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但对于丽人丽妆来说,其质地成色也并不高。

数据显示,丽人丽妆第一次IPO被否,就是因为严重依赖天猫平台。然而,在第二次闯关IPO时,这一情况依然没有改变。只不过,大环境变了,直播火爆为电商代运营带来了一大波行业红利。在招股说明书中,丽人丽妆销售收入前十大品牌基本都依托天猫平台。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天猫可以带来巨大流量,但作为经销商,“长此以往,会导致丽人丽妆削弱话语权。”

丽人丽妆的经营收入也证明了这一点。2017年-2019年,公司电商零售业务通过天猫平台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5亿元、33.4亿元、36.97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99%以上。不仅如此,丽人丽妆还与天猫深度捆绑,每一年向阿里缴纳平台运营费、广告推广费以及仓储物流费。2019年,这一费用已超过6亿元,呈现逐年升高态势。最重要的是,即便依靠天猫平台,丽人丽妆与前五大供应商的关系还处于“友谊小船说翻就翻”的状态。在销售收入前十大合作品牌中,美宝莲、雪肌精、妮维雅、兰蔻、巴黎欧莱雅等,因种种原因均暂停了合作。而这五大品牌在2017年共计为丽人丽妆贡献了15亿元收入,占2017年前14大品牌销售收入的57%。虽然丽人丽妆不停地签约新的合作品牌,但业内都知道,美宝莲、兰蔻、巴黎欧莱雅在化妆品行业中是佼佼者,一旦停止合作,影响可想而知。

此外,品牌合作的返利政策也很有“学问”。2017-2019年,丽人丽妆因化妆品返利计提的收入分别为1.0亿元、2.4亿元、2.2亿元,这一收入已与同期扣非净利润旗鼓相当。因此,有财务人士认为,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返利政策有调控利润的空间。

巧合的是,上市后,丽人丽妆业绩也增长乏力。2020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公司归属净利润增长分别为-0.64%和-1.9%。而2019年底,这一指标为13.36%。对此,有行业资深分析师认为,海量电商流量下,一旦不需要电商代运营服务,电商代运营营收成长性和稳定性将大打折扣。记者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