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搜电与街电合并落下帷幕,新公司定名为“竹芒科技”。除了宣称要打造智能终端创新平台、创业平台、新消费平台外,新公司透露已经研发了一系列创新型智能终端,如口罩机、体温检测仪等,积极开拓更加丰富的业务模式。

其实在共享充电领域玩跨界的不止“竹芒科技”,怪兽充电(EM.US)在4月1日上市之前,就开始在四川泸州生产酿浓香型白酒了。这款名为“开欢”的白酒在天猫旗舰店上线两月,卖出了3000多瓶。据说在内购渠道,这款白酒售出数量更多。怪兽充电公关人员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外界对怪兽充电做白酒的期待也很大,但内部比较谨慎,如果后面真做起来,也不排除单独融资的可能。”

搜电、街电合并尘埃落定

新公司推出口罩机、体温监测仪

5月6日,搜电充电在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街电与搜电合并后,品牌所属母公司正式定名为“竹芒科技”。这个名字来源于苏轼词作《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中的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搜电充电表示,“竹芒”意为面对新经济、新场景、新业态带来的变化与挑战,新公司将以坚毅、进取、乐观、豁达的心境砥砺前行。竹芒科技将致力于打造一个基于物联网的智能终端创新平台、一个广泛链接代理商、商家,基于“合伙人生态”的创业平台、一个培育新零售业态和创新品牌的新消费平台。

天眼查APP显示,深圳竹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搜电科技有限公司更名而来,法人代表为搜电科技创始人、CEO梁凯,其在新公司中持股60%。公司董事会由原搜电、街电的管理团队与投资机构共同组成,同时街电和搜电部分关联公司也纳入了竹芒科技旗下。

根据各共享充电宝品牌披露的数据,合并后的竹芒科技用户规模将突破3.6亿,日订单峰值达300万单/天,超过2020年12月底怪兽充电2.19亿和小电科技2.37亿的注册用户。

除了合并共享充电宝业务外,搜电充电在声明中还称,竹芒科技正积极研发更多智能硬件产品,目前已推出口罩机、体温监测仪等一系列创新型智能终端,并通过不同的品牌开拓更加丰富的业务模式。伴随着“物联网+新消费”版图的逐步成型,未来竹芒科技还将持续加大物联网科技研发投入、进一步完善全产业链布局,向着更具增长潜力的第二增长曲线目标迈进。

怪兽充电跨界卖白酒

上线两个月卖出3000多瓶

在共享充电领域,不仅竹芒科技在拓展新的营收渠道,4月1日上市的怪兽充电也在2020年12月份开始测试卖白酒。

据了解,这款白酒名为“开欢”,目前在天猫平台旗舰店销售。其酿造基地在四川省泸州市,目前主要销售42度浓香型白酒。该品牌所属公司为挚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法人代表为怪兽充电创始人蔡光渊。

对于怪兽充电跨界卖酒,蔡光渊曾公开表示,怪兽充电将开欢白酒作为第二增长曲线的第一次尝试。“白酒市场是个万亿市场,它的毛利率比较高,可以让企业有更多子弹去做品牌的推广,可持续发展,而且白酒单品可以打‘爆’,把一个产品做成一个英雄产品。”

根据《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洞察报告》数据,90后、95后的酒水消费成为新的驱动力,而白酒、葡萄酒和洋酒是年轻人酒单上的前三名。在白酒消费上,2020年中国白酒销售收入5836亿元,增长4.6%,90、95后的线上白酒消费占比也持续提升。

不过,开欢白酒目前在天猫平台销量并不算理想,今年3月份上线以来仅有3000多人付款,而其500毫升规格券后价位在108元/瓶。

怪兽充电公关人员向红星资本局表示,目前白酒还处于新业务的探索阶段,只在线上销售,线下还没有具体的点位。“公司主营业务跑起来,又有了资本的优势,自然要多维度尝试一下可能性。”该公关人员说,外界对怪兽充电做白酒的期待也很大,但内部比较谨慎,如果后面真做起来,不排除单独融资的可能。怪兽充电称,虽然在天猫的销售看似不多,但这款白酒在内购渠道已经卖出去很多了。

据怪兽充电公关人员透露,除了制造和销售白酒外,怪兽充电也在试水其他项目。如今年4月份,怪兽充电在天猫上线了旗下自营生活潮品品牌“怪兽质造”,该店铺主要售卖一些设计较好的充电宝,目前已经上线的设计品类主要为好运麻将系列。

模式创新还是噱头?

共享充电企业频频跨界原因何在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怪兽充电营业收入分别为20.22亿元、28.0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7亿元和0.75亿元。虽然其营业收入增速达38.9%,但净利率却由8.3%下降至2.7%。可以看到,怪兽充电的业绩走势并非一帆风顺。

利润大打折扣的背后,还伴随着越来越高的营销费用。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的营销费用分别为13.62亿元和21.21亿元。其中,怪兽充电的入场费从2019年的1.06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3.80亿元,增长260.2%;给点位提供方的佣金则从2019年的8.22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11.96亿元,增长45.5%。

同时,一年多以来,包括街电、怪兽充电、美团充电等多家品牌在内的共享充电宝价格都实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而价格上涨必然会影响用户数量。此外,叠加疫情的影响,单个充电宝的平均收入呈下降趋势。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单个充电宝平均收入分别为693元和563元,2020年较2019年下降18.8%。

艾瑞咨询数据则显示,2017年至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呈上升趋势,从2017年的0.8亿人增长到2020年的2.9亿人,但增长速度却在明显放缓,年增长率从104.9%降到56.3%,再降到15.6%。营业收入增长之下,共享充电消费群体增速乏力。根据怪兽充电招股书,2020年,其主要收入来自移动设备充电业务,占比超过96%。对于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涨价可能不是长久之计,单一的盈利模式才是最需要解决的难题。

共享充电宝企业所寻求的跨界增长模式能否有所建树呢?对于充电宝企业跨界卖白酒、口罩机,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认为,通过共享充电宝流量入口与广泛的渠道铺设,推出口罩机、卖白酒是共享充电宝企业业务,是挖掘多元盈利方式的一种探索,但是单纯依靠流量而不进行精细化营销,品类的拓展很难达到预期。

陈礼腾向红星资本局表示,用户的充电宝使用会有行为轨迹留存,平台通过数据的分析可以对用户群体进行划分进行精准营销,通过共享充电宝切入衍生其他相关服务,单纯的跨界而不结合自身业务存在较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