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七夕档的电影票房成绩现已正式出炉,据灯塔专业版显示,8月14日在8部新片的加持下,全国共报收电影票房1.97亿元。然而,爱情片却并非是七夕档的票房主力,反而是动作犯罪片《怒火·重案》以1.02亿元占据七夕档的半壁江山。究其原因,与当下观众的观影需求与喜好愈发多元,且更看重作品质量密不可分,并会以此作为观影时的选择标准,影响相关影片的市场反馈。

灯塔专业版截图

警匪“符号”贡献五成票房

随着七夕节的落幕,2021年七夕档也交出了自己的成绩单,并以1.97亿元票房、521.99万张总出票量收官。然而,单日票房最高的并不是与七夕元素息息相关的爱情片,反而是主打动作犯罪题材的《怒火·重案》。

据灯塔专业版显示,《怒火·重案》于8月14日共获得1.02亿元票房,占当日全国总票房的51.8%,同时排片场次也达到8.8万场,占比28.6%,是当日排片最高的影片。而经过七夕档后,《怒火·重案》的累计票房也冲破7亿元。

反观多部主打爱情元素的电影,《测谎人》《深爱》的单日票房分别为1559.17万元和286.34万元,与《怒火·重案》差距明显。同时在口碑方面,豆瓣评分已出的《测谎人》也仅达到2.8分,不如获得7.6分的《怒火·重案》。

在业内人士看来,《怒火·重案》获得的市场反馈源于年来动作片的缺失,老一辈演员逐渐“退役”,新生代演员难以承继,导致了诸如《怒火·重案》的警匪片在电影市场上显得格外稀缺。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沈望舒表示,《怒火·重案》获得高票房首先是与警匪片曾经的登峰造极与长时间空白相关,一旦出现一部将观众带回动作港片全胜时代的作品必然广受好评;同时,七夕加深消费者对于娱乐场景消费的需求,警匪片在消费者心中留有深刻印象,更易促进消费;此外,警匪片衡了悲剧色彩与激扬打斗,适宜在节日场景下让消费者获得放松;再加上该剧演员甄子丹早已成为警匪片的符号,虽剧情略显“老套”,但保证了消费者获得服务与产品品质的确定

选择多元促使观影标准提升

七夕档爱情片不再是票房主力军并非在2021年才出现,早在2016年的七夕档,电影市场便已出现分水岭,观众不再只青睐“叫座不叫好”的爱情片,更愿意为高口碑电影埋单。

据灯塔专业版显示,在2015年的七夕档,电影《新娘大作战》以题材取胜夺得当年七夕当日票房榜首。而在2016-2019年,居于当年七夕档票房首位的影片分别为《盗墓笔记》《星际特工:千星之城》《一出好戏》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均并非以爱情元素为主的电影。直到2020年的七夕档,随着电影《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单日报收2.5亿元票房,爱情片才重新回归七夕档期冠军。

沈望舒指出,文化流变速度非常快,消费者在过年过节时大概率寻找休闲娱乐场景,具有随机,小概率主动迎合节日主题。但相比曾经的娱乐方式匮乏时期,目前是消费场景多元化的“极大丰富时代”,电影不仅只是其中一个选项,可供选择的电影类型也更加多元,因此消费者对于电影品质的要求愈加严格。

同时,对于年来七夕档多部国产动画电影票房也反超爱情片的情形,有业内人士指出,当下观众热衷于发掘我国精深文化,这也是国漫《白蛇2:青蛇劫起》《哪吒之魔童降世》获得高口碑的原因。

强化现实主义赢得市场

尽管爱情题材在七夕档未能成为票房主力,但仍是电影市场中的主要类型之一,可年来,青春爱情题材内容同质化严重的现象,尤其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时代》等青春爱情片走红,引发了一系列跟风效仿,使其频频受到各方的诟病。不少声音认为,程式化表现暗恋、早恋、家长反对、考入同一所大学、分道扬镳等故事情节,缺乏细致情感与立体人物的表达,一味陈述单一校园爱恋叙事显得乏味刻板,观众难以从中找到共情。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认为,青春爱情电影应回归美学,表达“真善美”,同时应刻画现实主义人物,表达真情实感。

在今年七夕档中,具有爱情元素且票房表现居于前列的为电影《盛夏未来》,并以3647.44万元票房位于七夕档票房第二位。值得注意的是,该片虽也以“暗恋”为明线,却刻画了两对“谎言”与“真实”的矛盾,女主角陈辰的母亲为了不影响女儿高考用谎言维系家庭和谐的假象,女主角为了离散的父母重归于好谎称暗恋影响高考。青春爱情之外,影片增加了对父母与孩子共情与理解的探讨。

“文化作品具有公共,应造成集体文化讨论,前些年火热的架空青春电影只适宜偶尔娱乐,而具备现实主义、引发反思的电影作品才是流传下去的根本。反映校园暴力的《少年的你》就极具张力,让观众通过一部影片意识到社会问题。故一部好的影片应同时具备‘真善美’与现实主义。”魏鹏举如是说。(记者 郑蕊 实记者 罗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