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运费高企、“一柜难求”,一直是今年航运界的痛点。随着传统旺季的到来,这一现象进一步加剧。日,深圳盐田港11000个出口重箱进港预约号在半小时内被哄抢一空,海运费暴涨10倍还抢不到货柜的消息,引发外界对出口行业的极大关注。

海运费暴涨企业发愁

“现在买一个集装箱的费用几乎与运一个集装箱的运费持。不只是集装箱难订,船也紧张,企业很难拿到舱位,着急的只能去参与舱位预订摇号。”深圳市中通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皮沁怡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运费的高企让不少企业直呼“痛苦”。皮沁怡告诉记者,深圳市中通进出口公司本身是从事纺织行业,产品以床单、被罩等为主,属于薄利多销,目前原产料以及运费的大幅提升,再加上人工成本,即使国外订单充足,企业也不敢接了。尤其是一旦出现外汇波动,可能公司最后一点利润都没有了。

记者了解到,除了该类中小企业不敢接单生产出口外,包括床单被罩、玩具、圣诞树等低附加值的产品也面临被货代拒之门外的情况。“低附加值的产品装满一个货柜的价值可能抵不上运费,到港后,一旦被卖方拒收,货代也将面临很大的风险。”深圳市博达捷运物流有限公司业务经理黎晓锋告诉记者,货代也会帮助厂家垫付运费或代收货款,随着海运费的暴涨,垫付的资金也跟着提高,原本垫付1万美元,现在直接变成10万美元,资金的压力及风险直线提升。

不过,作为流通的中间环节,在海运费高企的情况下,货代也能分得“一杯羹”。而船公司无疑是直接受益人。今年上半年,全球九大船公司的总营业收入已突破千亿美元,达1047.2亿美元。其中净利润总和更是超过去年全年的净利润总和,达290.2亿美元,去年为151亿美元,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重塑供应链衡供求

海运费高企、“一柜难求”将持续多久,有何化解之策?“造成这个局面,主要是疫情打乱了供应链体系。”深圳市对外经济贸易与投资发展促进会执行会长江红跃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发生后,全球很多国家复工复产不理想,不论从防疫物资、工业品到日用品,中国都承担比较大的比例,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出口市场。另一方面,中国出口到欧美目的地后,当地港口作业效率比较低,不能快速交付周转,使得货柜大量积压。同时产能分布不均,使得船公司只能空船过来,多方面因素的叠加造成了海运费暴涨和“一柜难求”。

从长期来看,“化解‘一柜难求’的矛盾,还是要重塑供应链,解决供求矛盾。”江红跃表示,这是全球的系统风险,外贸企业无法凭一己之力化解。但可以对少量紧急的客户需求用空运来替代,或使用中欧班列,”出口贸易企业通常两头在外,海外总部接下的订单不断转到国内,面对货物积压也只能照单生产。长期来看外贸企业仍需要苦炼内功,强化技术和战略转型,从加工代工向一般贸易转型,培育自主品牌和销售渠道,“目前从货柜来看,中集集团等产能不间断生产,境外原先积压的货柜也慢慢得到释放,供求将逐步趋向衡,2022年上半年或有望得到缓解。”(记者 陈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