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来到了毓璜顶医院,我都不知道我肚子里有一颗‘定时炸弹’,是血管外科杨主任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啊。”近日,烟台毓璜顶医院血管外科在主任杨牟的带领下,与麻醉科、感染科等多科室联手配合,冒着极高的风险,创新性使用了新技术——“腹直肌后鞘+壁层腹膜”重建长段血管,经过12个小时的全力奋战,成功为已经69岁患有感染性腹主动脉假性动脉瘤的于大爷进行了手术,目前于大爷恢复非常顺利已出院。

今年69岁的于大爷,腰部疼痛了一个多月,反复腹痛,多次发烧。“起初我们以为就是普通的肠胃炎什么的,我们就赶紧来到毓璜顶医院,这幸好是来了,不然我父亲的命就没了。”回想起于大爷的情况,他的儿子于先生仍然心有余悸。

办理好住院,血管外科赶紧给于大爷安排了主动脉CT血管造影检查,结果显示于大爷患有腹主动脉假性动脉瘤,结合病史考虑感染性动脉瘤可能性极大。“经过3次血培养未培养出细菌,但结合病史及影像资料,我们高度怀疑为感染性腹主动脉假性动脉瘤。”血管外科主任杨牟说,腹主动脉假性动脉瘤是一类由于损伤、感染或其他原因引起腹主动脉局部破裂,形成动脉周围搏动性血肿的疾病,其血肿瘤壁由非血管壁的结缔组织包裹形成。而感染性腹主动脉假性动脉瘤发病率低,预后极差,死亡率极高,为血管外科的世界性难题。“患有这种肿瘤就像肚里藏有了罕见‘炸弹’,因为腹膜后组织因局部感染粘连重,手术难度非常高,并且术后面临着严重的再感染风险,死亡率极高。”

“我们和麻醉科、感染科、营养科、内分泌科、手术室、重症医学科进行了多方面的会诊讨论,最终我们制定出了最优的手术方案。”杨牟说,在以前他曾使用“腹直肌后鞘+壁层腹膜”作为“血管补片”,修补因感染性腹主动脉假性动脉瘤形成的破损,术后复查手术效果良好。取用该组织修复破损血管创伤小,术后感染几率低,因此决定此次手术仍使用“腹直肌后鞘+壁层腹膜”原位重建腹主动脉,但从主动脉CT血管造影上看主动脉破口非常大,原位主动脉修补比较困难,具体术式根据手术中探查的情况决定。

杨牟说,科室亦留了“后手”,如果原位修补不可行,则考虑行“腋动脉-双侧股动脉人工血管旁路术”,并彻底清理腹腔感染坏死的组织。

手术如期进行,各路人马做了充分的准备,按照既定手术方案开始了手术。因腹膜后感染组织粘连严重,边界不清,手术难度比预想的要大得多,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地分离组织,手术进展得比较缓慢。

血管外科副主任张居文回忆了手术过程,他说当时探查发现腹主动脉几乎被感染侵蚀干净,近端仅残余约2cm相对正常的血管。当时面临着两种手术选择,一是原位重建腹主动脉-双侧髂动脉,但是局部血管条件差,术后面临着感染、血管破裂出血的风险,手术创伤相对小;二是行腋动脉-双侧股动脉人工血管旁路术+病灶清除+腹主动脉结扎+双侧髂动脉结扎术,手术创伤大,并且使用人工血管重建主动脉则面临着术后移植物感染的风险。

在关键时刻,杨牟“临阵不慌”,将“腹直肌后鞘+壁层腹膜”缝合成管状结构,做成“人字”形分支血管,成功重建了腹主动脉、双侧髂动脉,吻合完成后血管搏动良好,动脉造影显示血流通畅。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经过12小时的全力奋战,手术顺利结束。

血管外科副主任车海杰告诉记者,因创新性使用“腹直肌后鞘+壁层腹膜”重建长段血管,面临着众多不确定性,最大的风险就是“血管”破裂、吻合口哆裂大出血。为防出现大出血时措手不及,血管外科在造影后准确测量了血管直径,备好了覆膜支架,以备血管破裂时应用。

手术虽然成功实施,但术后面临的问题同样不容小觑。杨牟说,因为巨大手术创伤、术中大量失血、下肢缺血及感染的影响,患者术后出现了急性肾功能衰竭、呼吸功能衰竭等严重并发症。“通过与ICU医生积极沟通,制定具体的治疗方案,在经过床旁血滤、抗感染、静脉营养支持治疗后,患者病情逐渐稳定,顺利从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对于这场手术,杨牟及他的团队很有成就感,“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遇到的难度最高的手术,集全科所有人员的努力,最终取得圆满成功,显示了团队合作的力量。”

血管外科主治医师勇俊和刘国龙称,为了观察于大爷重建血管的变化情况,术后多次进行了主动脉CT血管造影,令大家兴奋的是,CT血管造影显示血管周围无明显出血,血管无增粗。

经过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于大爷的状态越来越好,并顺利出院。近日,于大爷到医院完成了首次复查,恢复良好,主动脉CT血管造影显示重建的血管形态良好,无扩张、无渗血,并且周围亦无感染征象。

“是杨主任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十分感谢血管外科所有的医护人员,通过我的手术体现了血管外科‘领头人’的创新能力,也体现了血管外科团队的能力。”复查后的于大爷激动地握着杨牟的手,等待他的将是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