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年,对于整个PC行业来说用黯淡形容不足为过。全球PC出货量连年下滑,PC处理器以及显卡市场发展速度逐渐放缓。此前形成了“寡头”时代正在逐渐瓦解,过去主要专注于PC芯片的巨头们也被危机感裹挟,纷纷“另谋出路”。

CPU龙头英特尔将触角伸到了AI和物联网领域。GPU龙头英伟达则于宣布将收购ARM。而就在此收购案尚未盖棺定论之际。在CPU及GPU领域常年扮演“老二”角色的AMD则被传出将斥资300亿美元收购FPGA(FieldProgrammableGateArray,现场可编程逻辑阵列)龙头赛灵思Xilinx(以下简称“赛灵思”,XL-NX.US)。

就该收购消息,《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AMD方面联系采访,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回复。

冲击数据中心

FPGA与传统模式的芯片设计不同,FPGA芯片并非单纯局限于研究以及设计芯片,而是针对较多领域产品都能借助特定芯片模型予以优化设计。

FPGA和GPU一样具有并行处理的能力,在硬件固定的情况下,允许用户根据需要的逻辑功能对电路进行快速烧录,并通过升级软件来实现自定义硬件功能,在自动驾驶、数据中心等AI应用领域有很大的应用前景。

不过,与CPU或GPU相比,FPGA的基本单元算力有限。与ASIC(特殊应用集成电路)相比,FPGA的速度存在着不小的差距。而AMD收购赛灵思则被认为是押注数据中心领域,FPGA在此领域配合CPU一起使用可以起到加速的作用。

根据赛灵思自身的估计,该芯片制造商预计其可服务的潜在市场规模到2024财年将跃升至280亿美元。数据中心将在这一增长中发挥关键作用,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36%,而网络和汽车市场预计分别实现16%和11%的增长。

若收购完成,AMD与赛灵思将在不同的市场领域取得互补效应。AMD有望加速Xilinx进军数据中心的速度,后者也能多元化产品阵容。而赛灵思在通路管道方面有很强的存在感,能让AMD针对嵌入式设计销售更多CPU与GPU。

而对于数据中心业务,英特尔与英伟达已早早下手。

根据英伟达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一季度营收为30.8亿美元,而数据中心业务为英伟达一季度的营收贡献了11.4亿美元,同比增长80%,成为仅次于游戏的第二大营收来源。

未来,数据中心业务将成为英伟达第一大营收来源。特别是在4月份英伟达完成对以色列网络设备商迈络思(Mellanox)的收购后,从第二季度开始,迈络思业绩将并入数据中心业务报表,以第一季度的数据为例,合并后的营收已经达到了15.69亿美元,超过了游戏业务。而英伟达GPU+MellanoxRDMA+英伟达CUDA在高性能计算加速市场形成难以撼动的整体解决方案。

而英特尔早在2015年便以167亿美元拿下了FPGA排名第二的公司Altera。英特尔将FPGA集成到自己的服务器中,推出Agi-lexFPGA,Stratix10GX10M等重量级产品。

但也要看到的是,在被英特尔收购五年的时间里,虽然偶有建树,但Altera势头尽失。原先Altera在通信、医疗、工业领域的市场,英特尔拱手让出给赛灵思,其次,FPGA与至强处理器集成的梦想一直没实现。FPGA加CPU这种大规模量产的整合类型产品,并没有在Intel业务收入中扮演特别重要的一个角色。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半导体行业最重要的是工艺的进化,而这背后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FPGA更多的作为辅助手段出现,选择大树乘凉无可厚非,但是如何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和特色更为重要。AMD与赛灵思的强强联合固然会使行业产生动荡,但动荡之后,如何平稳的发展才是双方要考虑的问题。

全面逆袭?

不仅仅是数据中心业务,AMD的产品、股价、市值以势如破竹的姿态追赶英特尔、英伟达,试图摆脱“千年老二”的名号。

AMD与同样脱胎于仙童半导体的英特尔,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博弈。AMD一直被视为英特尔在CPU方面的追赶者。

虽在这场博弈中,AMD偶有高光时刻,但大部分时间,均处在英特尔的压制之下。尤其在英特尔提出“钟摆计划”后。

数据显示,AMD的全球份额在2016年时已不足10%。尤其是在更强调性能的服务器市场,英特尔巅峰时全球市场占有率高达99%,AMD则不足1%。而在资本市场上,AMD股价,从2006年开始下跌,到2015年9月时触及不到1.6美元/股的低点。

不过,苏姿丰的到来将AMD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尤其是其主导的“锐龙”系列处理器的面市。“锐龙”系列处理器是AMD的翻身之作,不仅帮助AMD从破产边缘拉回到发展正轨,更用超高性价比上演着“小作坊逆袭大厂”的好莱坞式英雄短剧。

AMD首度推出Ryzen中央处理器(CPU)系列,与英特尔CoreCPU开始正面竞争。2018年,AMD7nm制程处理器研制成功,销量上大幅提升,市占率也逐年提高。同年AMD将7nm晶圆交由台积电独家代工。根据MercuryResearch数据,AMD的PCCPU市场占有率在2019财年Q4达到18.3%。

AMD的股价已经从2015年7月最底部的约1.6美元/股,上涨到2020年10月15日的84.21美元/股。

而AMD的收购之举,也让业内人士将其与GPU领域的老对手英伟达收购Arm联想起来。

不过,AMD也不能操之过急,十余年前收购ATI就曾导致AMD濒临破产。

2006年7月24日,AMD宣布以5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显卡双雄之一的ATI(ArrayTechnol-ogyIndustry)。人们所言的A卡、N卡就分别来自ATI和英伟达。而后,AMD顺势成为唯一一家集CPU与显卡业务于一体的公司。

AMD当时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未来,宣布了APU融合处理器这种新产品,希望将两种不同架构体系的产品整合起来。

当时,AMD业务蒸蒸日上,正从竞争对手英特尔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同时,股价和营收也迅速增长。也就在此时,AMD的灰暗时刻开始。2006年开始AMD的债务大规模增长。2006年AMD长期债务升至37亿美元,2007年达到50亿美元。

与此同时,在业务领域,芯片设计问题导致新产品发布推迟,也使得AMD的市场份额在减少,进而使收入和利润出现螺旋式下降。

尽管2012年因为拿下索尼和微软的游戏机订单而有短暂回暖,但最终没能阻止整体下滑的趋势。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AMD的落寞,不能将责任完全归咎于收购ATI。当然,现金收购ATI的确导致其债务问题的出现,但也应该看到的是,AMD在显卡领域一直保持着头部位置,而且近两年爆款GPU的发布,也是源于当初的积累。(本报记者秦枭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