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气候变化研究人员决定,不坐飞机或减少飞行从而减少他们的碳足迹。但一项分析表明,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与其他学科的研究人员相比,气候研究人员的旅行和飞行次数还是更多。

这项研究发表在近日的《全球环境变化》上,研究人员调查了来自59个国家、不同学科的1400多名科学家,以了解他们飞行的频率和原因。这些调查是在2017年进行的,当时新冠疫情还没有造成广泛的旅行限制。大多数受访者来自荷兰、英国和澳大利亚。

研究发现,气候专家(占受访者17%)平均每年乘坐5次飞机,而其他研究领域的科学家平均每年搭乘4次飞机。气候科学家也比他们的同龄人更经常乘飞机,但由于个人原因较少乘坐国际航班。

在所有学科中,资历丰富的教授坐飞机旅行的频率越来越高,气候变化领域的教授平均每年坐9次飞机,而非气候学科的教授坐8次飞机。

领导这项研究的英国巴斯大学环境心理学家Lorraine Whitmarsh说,虽然每个人差别不大,但加起来却“很大”。Whitmarsh说,出现这一结果的部分原因可以用气候研究需要大量实地工作来解释,这些地方通常是在偏远地区。Whitmarsh和同事在研究中排除了这一因素,但是依然发现气候研究人员会更频繁地乘飞机旅行。

“国际会议也可能产生影响。”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的气候科学家Kim Cobb说。协调全球缓解气候变化努力的会议——例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数百名研究人员参加。

Cobb说:“你需要经常参加一系列会议,以跟上数据,推进发现。”她震惊地意识到,2017年自己80%的碳排放都来自航空旅行。从那时起,她就开始减少飞行次数。“我甚至不打算再坐飞机了。”(唐一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