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18司机陈亮?”“是,G718司机陈亮”“G718司机,今天哈尔滨、沈阳有雨,注意线路状态。秋季风大,注意接触网有无异物……”“G718司机是否清楚?”“G718司机清楚。”

中午12时51分,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公司三棵树机务段动车运用车间派班室内,办理完出勤手续的动车组司机陈亮开始接受开车前的业务指导与提示。今天,为他作指导的正是自己的弟弟陈威。

陈亮和陈威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也是就职于同一个单位的动车组司机,分别担当哈大高铁和哈牡高铁的动车组牵引任务。

打小就喜欢火车的哥俩,也是爱“较劲”的哥俩,都抢着做听话、学习好的孩子,都想在父母那里多争些表扬和认可。1995年,哥俩考进了同一所火车司机学校的同一个专业;1998年,对哥俩来说,又是一个新的起点,他们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单位,从同学成为同事。从此后,哥俩更“较劲”了。

“都说老大傻,老二奸,没错,我弟比我聪明,学啥都快。”哥哥陈亮说,是弟弟先拿到内燃机车驾照的,然后又考上了干部。看着弟弟比自己“出息”,哥哥陈亮也着急,在父母那也觉得没面子。于是,自己“卧薪尝胆”,开始“转型”考试,拿下了电力机车驾照后,2011年还拿下了动车组司机驾照。

走上管理岗位的弟弟陈威,看着哥哥穿着帅气的高铁制服,开着300公里时速的动车组飞驰,也开始“活心”。为了能像哥哥一样开上高铁,弟弟陈威“请辞”让人羡慕的干部身份,回到火车司机的身份和岗位上,并开始“恶补”。2014年,弟弟陈威终于追赶上了哥哥,取得动车组驾驶资格。“我哥是我师傅,签过正式‘师傅合同’。”陈威要考高铁司机,陈亮是最大的支持者,还向单位“自请”,做了弟弟的师傅。

中国每9碗大米中,就有黑龙江的一碗,对于黑龙江人来说,这是骄傲也是责任。随着哈大、哈齐、哈牡、哈佳高铁开通,哥俩更是眼见着高铁带来的变化。他们更是透过车窗,看到了龙江大粮仓的勃勃生机。哈大线上是接连的玉米地和金色稻田;哈齐线上一马平川,玉米、大豆、马铃薯“景色”各异;哈佳线和哈牡线上,抑或山峦叠障,抑或河水潺潺,庄稼散落其间。头些年,沿途还有荒地,现在已看不到,不论是山间小块平地,还是房前屋后,都被大大小小的庄稼包围着。开火车的20年里,他们看到了庄稼的变化,更看到农业机械化的场景。以前,那种牛犁地、人拉爬犁、人工“点子”、弯腰收割的场景都成为记忆,取而代之的是大型联合播种机、收割机的“气吐山河”之势。庄稼好,粮食才足,心里才有底。陈威说,父亲当年的话一点没错。

现在,哥俩对哈大、哈齐、哈佳、哈牡高铁的线路及操纵“门儿清”,练就了随时“串线”担当乘务的本领。更没想到,当了高铁司机的弟弟陈威还不忘和师傅哥哥“较劲”。2019年,陈威在全路职业技能竞赛中夺得了动车组司机全能第二名的好成绩。也由于出色的技术能力,弟弟陈威成了兼职教师,负责高铁司机开车前的操纵提示与提醒。

“注意安全,一路顺风。”结束乘前指导,弟弟陈威站起身,绕过桌面,帮哥哥陈亮整理了一下制服肩章。

“老大,你2号晚上退乘,别忘了把妈要吃的中药买回去,我得4号才能休息。”“嗯,我退乘就去……”

13时26分,陈亮驾驶着G718次高铁,驶离哈尔滨西站。弟弟陈威则继续在派班室进行乘前指导,“我是3号值乘G393,估计我和我哥到假期结束也‘照’不着面儿了。”

虽然在一个单位、一个车间,但是高铁司机的工作性质,让他们见面也成了“小奢望”。但是,对于哥俩来说,开高铁是他们的幸运,而开高铁穿越龙江大粮仓是他们的幸福……

(通讯员 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