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开局之年,宏观政策走向备受关注。这也成为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焦点话题之一。

“今年要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在区间调控基础上加强定向调控、相机调控、精准调控。宏观政策要继续为市场主体纾困,保持必要支持力度,不急转弯,根据形势变化适时调整完善,进一步巩固经济基本盘。”宏观政策不急转弯这一操作取向,日前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被再次强调。

这一定调始于2020年12月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指出,“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今年2月份,央行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这一基调进行了更具体阐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坚持稳字当头,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的关系,保持好正常货币政策空间的可持续性。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同时根据形势变化灵活调整政策力度、节奏和重点”。

人们常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在笔者看来,宏观政策不急转弯之所以被反复强调,说明这一操作取向确有深刻的时代意义,短期看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中长期看有利于中国经济行稳致远。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新旧秩序重塑期,经济结构处于国内新旧动能转换期,国内经济发展处于疫情冲击向疫情消退的过渡期,基于国内外和长短期的复杂发展环境,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宏观经济政策延续和优化了去年的政策逻辑和着力点,不急转弯,继续为市场主体纾困,但重点任务部署着眼于增强中长期内生动力和防范风险,以期达到既利当下又惠及长远的目标。这已成为两会代表委员对此热议的共识。

具体来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在区间调控基础上加强定向调控、相机调控、精准调控”,其中“定向调控”“精准调控”强调了政策结构,“相机调控”则强调了政策节奏。这将成为2021年中国宏观政策的重要特征。

从财政政策来看,仍然积极,表述由去年的“更加积极有为”调整为“提质增效、更可持续”。疫情冲击下的“超常规”财政政策今年边际收敛以“更可持续”,注重优化支出结构、挖潜增效。

货币政策依旧以稳健为基调,表述由去年的“灵活适度”调整为“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业界专家普遍认为,“精准”位于“适度”之前,意味着货币政策将更加聚焦于经济的结构性问题,通过引导信贷投向、金融体系让利两大手段,支持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同时,综合考虑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以及3%左右的通胀目标,预计货币政策“转弯”的力度将较为温和,节奏将较为平稳。

从具体指标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财政政策目标高于市场一致预期: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2020年3.6%以上、2019年2.8%,2021年为前两年折中);不再发行抗疫特别国债;拟安排地方专项债3.65万亿元(2020年为3.75万亿元),优先支持在建工程。货币政策则延续了“不急转弯”的方向,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推动实际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同样好于市场预期。

当然,我们还需看到,保持经济平稳运行,不仅需要宏观政策,更需要改革创新。正如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此前表示,有些临时性、救急性的政策不能作为“长久之计”,随着经济运行逐步恢复常态,还是要在常态化政策环境下,更多通过改革创新的办法,激发市场主体的内生动力,也为未来应对更加复杂局面留出政策空间。此言极是。张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