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一代生活在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时期。我作为其中的一员,能明显感到国家的发展速度,但95后、00后与父辈之间难免会存在观念差异,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代沟”。

由于两代人的成长环境和经历很不同,不同的人生阅历,导致了不同的价值观念。父辈们甚至都来不及全面更新自己的认知,以便能跟上我们的节奏。平心而论,两代人之间总有一些观念和情感是无法产生共鸣的,但是,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使一些在他们看来原本充满爱意的叮嘱教诲,在我听来不乏“爹味”,甚至令人难以接受。

一些 “前辈”喜欢以“过来人”的身份,凭借自己更为丰富的人生阅历,向我们灌输自己的“经验”,并且不自觉地就会陷入说教。因为完全不同的成长经历,“经验”一旦说教意味过强,难免激起排斥情绪,就连其中的关爱,也变得让人难以接受。

先说择业。我的舅舅是一名国有企业退休职工,他一直希望我能考上公务员,捧上 “金饭碗”。从我大学毕业那年起,每逢国考、省考之前,舅舅总会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我,留意可以报考的岗位;开始报名时,舅舅会询问我是否报考,提醒我不要错过报考时间;而当成绩可以查询时,他会满含期待地询问我的成绩。春节回家时,舅舅也会不断给我灌输考取公务员的重要性。

身为晚辈,我十分理解舅舅的良苦用心,也感激他对我的未来如此上心,但他也许并不清楚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给我的经验分享,我只会当作择业时的参考,不会全盘接受,更不会按照他的思路来限定自己的人生。对于我们而言,有很多新职业可以尝试,没有必要“绑定”一个行业,也不想把“稳妥”当作择业的首要标准。

再来说说婚恋感情的事情。刚上大学时,妈妈经常提醒我以学习为重,不要过早谈恋爱,而当我快要大学毕业时,妈妈却开始催促我把找对象的事情尽快提上日程。尤其是读研究生之后,催促找对象几乎成为母子每次通话的必选内容。而且,她催我找对象的方式也日益多样化,开始讲究策略,由最初的直言不讳,到后来的旁敲侧击。但无论怎样变化,我都能感到妈妈心态上越来越焦虑和无奈,这些负面情绪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我,反而干扰了我对人生大事的判断。

我曾经多次试图让妈妈明白,我有自己的节奏和打算,对感情和婚姻也有自己的理解。当这个问题在我们的谈话中日益沦为一项不得不完成的任务时,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而是期待遇到对的人。看到身边不少朋友也被父母逼婚,甚至闹到不欢而散,我真希望家长对儿女们多一些理解,多一点耐心,而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随便“指导”。

不是我不懂得长辈的苦心,可我真的不希望他们的经验“限制”我的人生。就工作而言,95后的就业观念更加多元,尤其是在疫情之后,网络平台直播、自媒体运营、直播带货等就业新形式十分流行,而这未必能被“前辈”所理解,也是他们的经验“力所不及”的。我就是一名自由职业者,自己与客户对接翻译任务,没有单位,更没有“铁饭碗”。我们这些“浪荡”的晚辈,在长辈们看来,不够踏实稳定,甚至不务正业。他们试图通过说教,劝服我们回到他们定义的价值体系内,却忽略了我们其实和他们一样也在定义、塑造和改变着这个社会。

因此,作为“后浪”,我真正需要的是前辈拿出“对味”的经验分享,而非充满“爹味”的说教。把年轻人当作有判断力的独立个体来对待,尊重他们的个性与差异化选择,才能实现不同代际之间的良好沟通。( 一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