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电从去年疫情期间突然爆红,贴合直播电商线上销售成为“真香”赛道,到今年逐渐变冷“退烧”,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

小家电销售由升转降“急刹车”?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传统小家电量额齐跌,尚处于成长期的空气炸锅等小家电销量上涨,但涨幅同比缩小。而在2020年上半年,尽管受疫情冲击明显,但是各类小家电受“宅经济”带动,销量逆势大涨。

奥维云网公布的数据则更为直观:2021年上半年,国内小家电零售额总计250.8亿元,同比下降8.6%;零售量1.19亿台,同比下降8.2%。而在去年同期,小家电全渠道销售量约为1.3亿台,同比增长6.5%。其中,线上零售同比增长25.4%,零售额同比增长12.4%。

从1.3亿台到1.19亿台,差距似乎不大,但经历了去年疯狂爆单后,小家电开始“急刹车”是一个不争事实。

特别是在国内消费市场,随着疫情常态化,在今年离开了宅经济和海外订单催化后,小家电创新疲软、同质化严重、价格恶竞争,也让消费者对非刚需的小家电出现了“后悔剁手”和审美疲劳。

特别是单价在200元以下的中低端小家电,除了线上线下销售“不温不火”,羊城晚报记者在多家二手网站搜索发现,无论是空气炸锅、电饭盒、早餐机等厨房小家电,还是电动冲脸器、颈椎按摩仪、洗脚盆、筋膜枪等美容按摩类小家电,又或是电动牙刷、电动卷发机、冲牙器等健康科技类小家电,都有不少全新的低价转卖。

这些小家电的二手价格从几十元开始,其中百元以内价格占多数。除了有厂家清库存外,不少私人卖家甩卖理由是“单位福利”“亲友赠送但不实用”“搬家不想带了”“九成新,只试过一次不需要”等。

相关企业半年报利润下降

羊城晚报记者注意到,随着半年报的出炉,“退烧”的小家电企业表现也引发市场关注。

例如,被称为“创意小家电第一股”小熊电器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归母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五成。

小熊电器从酸奶机起家,产品包括厨房电器、烹饪用具、婴童产品、生活电器等,自2019年8月上市,公司市盈率(TTM)一度超64倍,去年7月更是创下了164.7元/股的历史高点,曾受到资本热捧。

但今年年初至今,小熊电器的股价一路走低,截至9月10日收报49元/股,已跌去七成,市值蒸发了100多亿元。

最新出炉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小熊电器上半年营收为16.34亿元,同比下滑4.89%;归母净利润为1.390亿元,同比下滑45.30%。

同时,“重营销轻研发”的小熊电器在小家电整体环境遇冷后,并没发挥出销售优势。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其研发投入为0.6亿元,销售费用则达到2.47亿元,是研发的4倍。

同样,拥有自主品牌和网红品牌摩飞在华独家代理权的新宝股份也增收不增利,今年上半年是其三年年报中首现利润下跌——实现营业收入66.44亿元,同比增长31.69%;实现归母净利润3.14亿元,同比下降27.04%;其中,二季度单季度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1.17%;实现归母净利润却同比下降52.96%。

小家电“大浪淘沙”要淘走谁?

互联网时代,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

家电分析师刘步尘认为,不注重研发是国内小家电品牌最大的问题之一。有些企业看起来跑得快,但不具备可持续,尤其小家电市场存在技术门槛低、资金门槛低的特点。

天眼查数据显示,仅在去年三四月份,中国小家电企业注册量就破万。截至目前,全国共有超百万家小家电相关企业,其中大多数集中在广东,超九成企业注册资金在100万元以内。

同时,去年蜂拥而上的小家电产业出现了品质短板。质量把关跟不上扩产速度,实用、质量参差不齐,成为小家电“退烧”的原因之一。

去年以来,在消费者服务台“黑猫投诉”上,与小家电相关的投诉同步上升,主要投诉点为产品质量差和维修服务不到位。有网友称小家电堪比“一次筷子”,无法维修或不值得花钱来维修。

不过长期来看,单身群体是拉动消费升级的主要群体,将促进小家电行业崛起。民政部的数据预计,2021年中国单身的成年人将升至9200万。单身经济将成为未来重要经济增长点。

东方证券认为,疫情后海外需求预计将逐步恢复常态,内销通过针对消费者需求痛点持续推出新品、加强渠道内容运营,小家电的自主品牌收入仍有望在下半年迎来增速拐点。(记者王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