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被举报疫情期间提价背后:佣金是最大收入来源 去年三季度日赚达2亿元

来源:雷达Finance 2020-03-04 15:50:47

雷达财经出品 文|长帆 编|深海

随着疫情的爆发,餐饮行业受到巨大冲击,外卖成为许多中小商家最主要的维持生计出路。

作为最主要的外卖平台,2月初,美团宣布启动七项商户帮扶措施。然而,云南、山东、河北、四川等个省市餐饮协会向美团外卖平台发出公函或公开信,称其疫情期间突然提高佣金。其中,四川省南充市火锅协会以公开信形式向南充市政府举报美团存在突然提高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两方面问题,获得南充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受理。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外卖佣金是美团第一大收入来源,经过多轮提价,美团在2019年三季度日赚佣金达2亿元。

为何美团不实质降佣金?有分析认为,受疫情影响,美团酒店业务收入锐减,为了确保2020年一季度业绩,美团更加依赖外卖佣金收入。

南充火锅协会举报美团获受理

“我们餐饮业好难啊,受疫情影响,店里基本上没什么生意,主要靠外卖,然而美团的佣金实在是太高了。”有餐饮从业人士向雷达财经表示。

餐饮业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相关数据表明,仅仅春节七天,餐饮行业零售损失就超过5000亿元。

目前,外卖成为中小商家维持生计的出路。然而,多位商家认为,美团却“趁火打劫”,借机提高佣金。

“疫情发生后,美团外卖商家上线“绿色通道”、6 小时内完成审核等……实际的情况是,美团所谓的优惠对于南充市火锅企业而言,实在是杀鸡取卵,雪上加霜。现有以下情况向政府领导反映,希望能够进行核实……”2月21日,南充市火锅协会网上致信当地市长信箱,举报美团疫情期间涉嫌涨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南充市火锅协会称,美团涉嫌在疫情期间提高佣金。上线的外卖商家从8%的扣点在短时间内停止了,且在一夜之间上调到 20%的扣点,同时还必须要参加优惠 30%-50%的平台活动,以此来活跃平台的流量,另外还要承担一定金额的配送费用。

协会表示,一个餐饮企业在面临三高状态(原材料成本高、人工工资高、房租高)的正常经营状况下,其净利润能够做到 10%-20%就已非常不错,美团的入驻政策无疑是对餐饮企业的经营雪上加霜,进一步将正在承受疫情影响的餐饮企业逼到死路的终点。

南充市长信箱经办部门对南充市火锅协会投诉举报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已于2月21日将举报信转办至南充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督促该局限期核查并回复当事人。22日上午,南充市市监局已向市火锅协会负责人发出了投诉举报事项《受理告知书》。

南充市火锅协会并非唯一一家呼吁美团降佣金的协会。

2月18日,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1987家企业联合发出公函,呼吁美团点评、饿了么等平台公司减免佣金。

餐饮协会透露,目前,美团点评外卖抽佣规则是,对大型连锁餐饮执行18%抽佣;对小型餐饮执行23%左右。饿了么外卖抽佣规则是对大型餐饮连锁执行15%抽佣;对小型餐饮18%-20%抽佣;新签用户16%-17%抽佣。

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相关负责人称,高佣金让挣“块块钱”的餐饮企业更是喘不过气来了。现在不少企业都是命悬一线。

2月20日,河北省饭烹协发布《致电商平台的公开信》,呼吁美团、饿了么等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全民抗疫时期积极承担起社会责任”。

2月22日,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发布公开信,代表省内22万余家餐饮企业,呼吁美团等外卖平台“尽快出台包括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内的各项餐饮扶持措施”。

2月24日,山东省多个餐饮协会代表山东全体餐饮成员,联名向外卖APP呼吁降佣金。山东餐饮协会表示,美团23%的佣金额对中小型企业来说实在难以承担。山东餐饮希望美团能减少部分佣金,给小微餐饮企业一条活路。

美团涉嫌利用垄断地位排挤饿了么

雷达财经注意到,南充火锅协会在举报信中称,美团公司涉嫌为了达到自己的垄断经营,在业务拓展中强行要求上线的商家必须由其统一配送,拒绝商家自行配送,同时还只能和美团独家合作、拒绝与其他外卖平台公司合作,否则扣点将会从 20%增加至 30%,而且根本就不予办理业务。

山东多个餐饮协会的公开信也表示,美团外卖规定商家一旦同时入驻饿了么外卖平台,则资金佣金费率上浮3%-7%,排他性规则让广大餐饮从业者难以承受。

目前,美团是外卖市场最主要玩家。根据第三方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Q3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去年第三季度,美团点评的外卖市场份额从上年同期的60.1%提升至65.8%。而饿了么的市场份额仅为27%。

雷达财经查询发现,拥有市场领先地位的美团在多地曾被曝出强迫商户“二选一”。

早在2017年,美团外卖就曾因在浙江金华地区要求商家“二选一”,被浙江金华工商管理部门处罚了52.6万元。

2019年3月20日,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美团外卖在当地负责推广的飞公司“二选一”行为罚款25万元。

2019年10月14日,据国内媒体红星新闻报道,四川眉山市的多名商户遭遇美团“二选一”,记者在走访眉山中心城区30余家商户中,多家反映被美团告知只能加入美团外卖平台,不然可能会面临涨至30%抽成、缩小配送范围、甚至于关店的平台的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6日,雷达财经从“中国职业打假第一人”王海处获悉,其发现“美团外卖”为与“饿了么”平台争夺市场份额,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使用不正当手段竞争,强迫商户自掏腰包对标饿了么,商户不执行就闭店,损害商户利益。

王海认为,美团外卖此举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因此实名向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举报。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王维维律师表示,如平台确实有强迫商家自掏腰包向用户补贴、进而进行恶性竞争的行为,则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美团去年三季度佣金日收入达2亿元

美团为何不降佣金?有分析认为,在疫情影响之下,美团到店事业群相关业务几乎全部停滞,公司一季度业绩就面临较大压力。在此情况下,如果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外卖业务出现佣金下滑,公司整体利润会受到较大影响,从而影响美团股价,这是美团不可承受之重,美团需要佣金收入提高整体业绩。

美团在创立之初,佣金并不高,在成立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团的佣金维持在5%左右。

2018年6月,美团启动港股IPO。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底,美团净亏损达到190亿元,经调整净亏损28亿元。

2018年9月20日,美团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2018年三季度后,美团外卖的佣金逐渐上涨,从15%涨到18%,再到19%、22%,部分地区甚至高达26%。

2019年3月12日,美团点评公布2018年全年财报。全年亏损达1155亿元,除了包含1046亿元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之公允价值变动外,美团全年经营亏损为110.86亿元。

不过,这份财报中,已经可以看出美团佣金上涨的“收获”。外卖贡献的佣金收入从2017年的202.8亿增加到357.2亿,同比增长76.1%。

2019年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美团单季营收274.94亿元,同比增长44.1%。净利13.33亿元,调整后净利19.42亿元,环比盈利规模扩大。

三季度美团餐饮外卖收入达到了111.9亿元,同比增长40%,所占总营收比重达到57.5%,成为美团最大的收入来源。

佣金收入是美团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目前美团收入主要分为佣金、在线营销服务和其他服务与销售三大块,三季度佣金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为67.6%。

事实上,美团能够盈利,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佣金收入增长。数据显示,美团三季度佣金收入185.74亿元,相比于2018年同期的135.68亿元,增长达36.9%。

去年三季度共有92天,据此计算,美团平均每天佣金收入2.02亿元。

随着美团佣金的提高,美团外卖收入增速开始放缓。2018 年美团外卖收入增速达81%,2019 年前三季度实现外卖收入391 亿元,增长44%。

来自极光大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自2020年除夕以来,美团APP日活跃用户数同比下跌近30%,而饿了么日活数与2019年相比却有近25%的增长。

标签:美团提价佣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