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旅企业半年报“跌声一片”中,*ST联合(600358.SH)却上演了“神奇”一刻,成功实现扭亏为盈。

日前,*ST联合对外发布半年报称,其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28亿元,同比增长64.57%,归母净利润为243.61万元,而其上年同期净亏损达998.69万元,扭亏为盈。

除了业绩上演大逆转之外,已转变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ST联合,其控股股东江西省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旅集团”)正在谋取“两年左右实现整体上市”,在此情况下,江旅集团选择上市的方式也受到外界关注。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分别致函*ST联合和江旅集团,其中,江旅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我们请示主要领导,领导说不接受采访”,而对于企业是否将借壳*ST联合实现整体上市等问题,其也表示无法回答。

几度转型回归“旅游”

最为市场关注的,则是*ST联合在多次降价后,以2.99亿元价格抛售旗下核心资产——南京国旅联合汤山温泉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

上市近20年的*ST联合,却在此后几度沉浮。

相关信息显示,*ST联合是由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南京市旅游总公司等共同发起设立的旅游企业,注册地位于江苏南京,2000年登陆资本市场,目前其实控人为江旅集团,天眼查显示,其持股比例为19.57%,厦门当代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持股11.47%。

回溯可发现,从2015年开始,此前主营温泉休闲度假区开发等业务的*ST联合,开启转型之旅。其在2015年年报中如此表示,“根据自身资源及面临外部形势变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将自身的发展战略调整为户外文体娱乐。”

而在确立“力争成为中国体育娱乐及休闲旅游的龙头企业”的目标后,*ST联合也在持续处理旗下相关资产。

最为市场关注的,则是*ST联合在多次降价后,以2.99亿元价格抛售旗下核心资产——南京国旅联合汤山温泉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汤山公司”)100%股权。

“从汤山公司的整体合并损益表情况看,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因为存在大量折旧摊销费用需要承担。从国旅联合的整体经营情况看,截至2016年底,盈利点并不多”,*ST联合彼时的董事长施亮曾对媒体表示,“要维持这块持续亏损资产非常困难,转让出去也是无奈之举。”

在当代系成为*ST联合第一大股东后,后者在一边“卖卖卖”的同时,也在开启“买买买”模式。

如在2016年,*ST联合就通过现金购买及增资方式,取得大中华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股权,而更大的收购动作则发生在2017年,其耗资1.25亿元控股新线中视文化、出资5495.51万元收购粉丝科技51%股权、出资611.11万元持有厦门海之风游艇有限公司55%股权等。

在一连串的出售、收并购动作之后,*ST联合2017年年报显示,其主要业务包括水上运动以及海洋休闲旅游的开发运营,体育、文娱产业的投资布局等,其旗下公司更是与聂卫平的围棋道场组建国旅联合厦门男子围棋甲级队。

但让*ST联合颇为尴尬的是,一系列大动作之后,其业绩却并不理想,Wind数据显示,2015~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3亿元、-1.63亿元、0.32亿元、-0.84亿元,而扣非净利润则持续为负,2018年更是同比下滑163.51%至-0.95亿。

在当代系“掌舵”的近五年时间中,*ST联合剥离主业、遭到质疑的转型动作,随着江旅集团在2019年的正式入主,随之发生改变,其2019年报显示,将以“突出旅游主业、聚焦旅游大消费”为发展战略,多元化布局旅游大消费领域,与此同时,*ST联合也选择清理厦门户外围棋队业务。

但再度回归旅游主业的*ST联合,却遭遇行业因疫情带来的冲击,而让其尴尬的是,尽管上半年扭亏为盈,但主要受新线中视的互联网营销业绩提升等影响。

除此之外,当代系、江旅集团因股权转让纷争而互相起诉的案件,后续进展如何仍未有相应披露信息,*ST联合此前回复投资者问询时表示,“目前暂未开庭,诉讼如有进展,公司将进行公告”。

而因2018、2019年度归母净利润均为负值,*ST联合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ST联合第一次“披星戴帽”了,而上一次还要追溯到当代系入主前的2013年。

对于后续发展等问题,记者此前致函*ST联合及致电其证券事务代表,但并未得到正面回复信息。

控股股东上市提速?

作为旅游大省江西省的国有旅游企业,江旅集团自诞生之日起就与“上市”息息相关。

除了再度“回归”旅游主业外,*ST联合控股股东——江旅集团的上市动向,也颇受资本市场关注。

江旅集团官网显示,其是江西省组建的国有混合所有制企业,承担“旅游强省”战略使命,2014年12月挂牌成立,2019年7月完成股份制改造,其以“旅游+”商业模式,构建了“2+6”业务体系,包括景区开发与运营等业务。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江旅集团实现营业收入37.26亿元,同比增长18.19亿元,增幅95.39%;主营业务利润10.94亿元,同比增长3.74亿元,增幅51.95%;实现利润总额1.3亿元。

梳理可发现,在周边省份拥有张家界、黄山旅游等上市旅游公司的情况下,江西处于较为尴尬的位置,而据媒体对《江西省旅游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的报道,其中就有“推动省旅游集团等旅游企业上市”。

作为旅游大省江西省的国有旅游企业,江旅集团自诞生之日起就与“上市”息息相关,信息显示,在2014年底成立时,彼时的江西省领导表示,江旅集团要“努力成为引领我省旅游产业快速发展的‘航母’和旅游类上市公司的‘孵化池’”。

而上市的“突围”,则在2018年迎来转机。彼时的6月26日,*ST联合发布公告称,其当天收到控股股东厦门当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当代资管”)通知,其拟将持有公司的14.57%股权转让给江旅集团,而到2019年1月,江旅集团正式入主国旅联合。

在江旅集团入主后,*ST联合也在加速“入赣”,除了常规人事变动外,目前其办公地址也变更为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学府大道1号34栋6楼,而江旅集团的地址也位于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学府大道1号34栋7楼,也即双方“同楼不同层”。

除此之外,*ST联合也曾在2019年11月成立江西国旅联合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国旅”),并在今年6月对外披露称,江西国旅与其他投资方拟共同出资设立江西国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持有国联文化51%的股权。

而对于*ST联合未来发展重心是否转向江西区域,江旅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复称:“这个具体我也不清楚。”

作为江旅集团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其与*ST联合的协同发展等动向,成为外界关注点,此前就有市场人士分析称,江旅集团会将旗下仙女湖等相关资产注入国旅联合,中国江西网也曾对此报道称,“外界预计其未来有望‘借壳上市’。此外,去年8月,江西省旅游集团宣布正式启动H股IPO”。

值得注意的是,江旅集团官网目前并未有冲击H股相关信息,也未能检索到IPO等相关资讯。

“以前是抓经营促上市,从2020年开始就要抓上市促经营,争取再用两年左右实现整体上市。”江旅集团董事长曾少雄此前如此表示,而其曾任上市公司中文传媒董事、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等。

针对后续是否通过注入资产到国旅联合实现整体上市等问题,记者此前致电致函*ST联合、江旅集团,截至发稿未得到正面回应。(本报记者方超童海华上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