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价齐升”成为近段时间同业存单市场的关键词。

相关数据显示,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一度上涨并超过同期限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利率;在发行量方面,8月共计发行1.9万亿元,创今年以来新高。

《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多位银行人士了解到,不少银行面临负债端压力。某上市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告诉记者:“最近的同业存单市场比较疯狂,很大程度是因为前期宽松的货币政策在5月份明显出现边际性收紧,打乱了市场预期。为维持资产端的投放计划,负债端依赖同业存单的银行只能通过抬高发行利率吸收同业资金。”

“火热”的同业存单市场

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7日,AAA级1年期同业存单平均利率为3.10%,高于同期限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利率。从发行量来看,自5月以来,同业存单发行量逐月增加,7月、8月的合计发行规模接近二季度发行总和。

中信证券明明债券研究团队分析,从供给方面来看,2020年1~6月同业存单净融资额相较往年明显减少,今年5月后央行货币政策操作有所收敛使得发行同业存单募集资金的需求重新上升,而前期较小的净融资额即需要更多的当期发行,更大的供给会导致发行价格的上行;同时,发行同业存单仍然有疏解监管指标压力的作用,在跨季甚至半年后,短端存单的供给会相对减少,长端同业存单的供给会相对增加,使得1年期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也会有所上行。

“三季度比较特殊,同业存单季节性集中到期,以及8~10月地方专项债和国债将迎来发行高峰期,同业存单发行量大增与这些因素亦有关联。”某股份行金融同业部人士指出。

在此背景下,银行间市场出现“争抢流动性”的局面。华北某城商行金融同业部人士坦言:“我行还是原先的资金计划,在当前时点只能通过抬高利率发行同业存单;后续会持续加大存款吸收,缓解负债端压力。”

“同业存单利率的变化及时反映市场情况。当市场有其他资产可投放时,就会形成甲方市场,存单就会持续提价;反之是乙方市场,存单就会降价。”前述股份行金融同业部人士向记者分析。

在前述受访某上市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看来,同业存单利率上升,不只是因为市场流动性紧张,更主要的原因在于信心缺乏。该负责人表示:“近段时间,央行进行一些市场资金投放,但事实上并没有缓解银行间市场的紧张情况。银行对货币性政策预期不明,抬价也要发行,导致银行间市场出现同业存单利率一直上涨的局面。”

天风证券孙彬彬团队分析,同业存单利率持续上行,意味着流动性出现结构性紧张,一方面,在资金面紧平衡情况下,资金利率中枢稳定但波动率不小,需发行同业存单稳定负债端;另一方面,临近季末,相对于质押式回购而言,发行同业存单更有利于应对监管考核。

在孙彬彬团队看来,考虑到同业存单利率已接近甚至超过MLF操作利率,银行对MLF的需求预计会明显增加。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同于能获得MLF支持的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则更加需要通过多发同业存单缓解长期流动性紧张问题。“MLF很难直接对我们这类小行起作用,通常是大行获得MLF流动性支持后,再通过同业存单市场传导至小银行。”上述华北某城商行金融同业部人士表示。

谈及同业存单利率后市情况,京东数科研究院相关人士认为,后续同业存单利率仍然面临一定上行压力,主要由于:货币政策放松的可能性较小,公开市场操作和MLF适度超额续作并不是央行释放流动性的大招;8~10月为地方专项债和国债发行高峰期,政策操作恐难完全对冲债券供给增加对流动性的影响;当前经济恢复的方向仍在,后续一旦经济复苏趋势进一步确认或是强于预期,整体利率将进一步上行,同业存单利率将继续跟随式上行;虽然下半年商业银行信贷扩张将会放缓,但监管压降结构性存款的进程仍将继续,银行负债端的压力将继续存在,负债端压力将导致银行间资金面持续偏紧。

银行负债端压力凸显

同业存单“量价齐升”背后亦反映出银行负债端压力和负债管理的困境。

同业存单发行价格上升的根本原因还是稳定负债的缺乏。明明团队指出,同业存单是股份行以及城商行负债端的重要组成部分,占比分别达到8%、11%左右,其负债端变动对同业存单发行的弹性也相对更大。由于自6月起宽信用进程有所放缓,同时监管层仍在推行结构性存款的压降,部分中小型银行即开始缺乏稳定的负债来源,于是同业存单发行供给开始增加,其中以股份行、城商行较为明显。

邮储银行研究员娄飞鹏亦表示,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信贷增速下降派生存款减少,压降结构性存款等导致银行吸收存款难度加大,从而发行同业存单解决负债端压力。

而同业存单发行利率明显抬升,会对银行负债端成本控制造成一定压力,继而对资产端配置产生影响从而传导至实体经济。上述某股份行金融同业部人士告诉记者,部分银行有负债吸收成本指标,压低成本吸收负债比较困难,若宁愿不吸收也不提价,则会抛出资产以维持存贷比。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李茜向记者分析,整体来看,同业存单的发行更多还是取决于各银行自身业务发展需要,未来发行还是会考虑到银行自身资产负债结构、流动性以及资金面等的变化。

据了解,银行负债来源主要包括央行借款、吸收存款、同业负债以及应付债券等。娄飞鹏进一步指出,就目前的情况看,银行负债端压力仍然较大,对发行同业存单仍然有较大依赖,应积极拓展其他负债来源进行补充。

从不同类型银行来看,李茜表示,全国性银行的渠道、品牌和资本优势显著,整体流动性充足,但6月以来全国性银行的同业存单整体发行利率上行的幅度高于其他类银行,且面临的结构性存款压降压力亦较高,其负债端依然存在不稳定因素;部分城商行存在同业负债依赖度高等问题,存在一定的流动性压力;农商行基于地域等优势存款来源相对稳定,整体流动性处于充裕状态,适当的主动负债对其资产负债结构优化有一定促进作用。(本报记者郝亚娟张荣旺上海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