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发现,随着直播短视频行业发展,越来越多的儿童被父母推到镜头前,小小年纪便成为网红。

100年前,鲁迅在《狂人日记》里发出呐喊:救救孩子·而100年后的今天,部分父母沦为“啃小族”,不惜透支孩子的人生牟利。对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表示,父母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应避免让短视频挣钱等成人式生活过早介入孩子童年。

怪象!

娃娃网红热舞又吃播

“今天我在小桥上唱一首《万爱千恩》,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能不能帮我点点小红心,顺便用你们发财的手,帮我点点关注,谢谢你们啦!”今年6岁的真真在快手上已有近74万粉丝,每晚7点半到9点半都会进行娱乐直播,滤镜里的她有着夸张的大眼睛和与年龄略不符的小尖脸。除了唱歌外,她还会身穿露脐装对着镜头跳起隔岸扭胯舞、韩国街舞、恰恰舞等。

另一个平台上,不到3岁的小又又套上黄色围嘴,将小半个包子熟练地塞进嘴里,对着镜头一口一口吃着馄饨,再喝上一盒某品牌的牛奶。这一条仅1分44秒的短视频迅速在抖音上获得了2.6万点赞,近三千条评论。“好大的碗”“如今又又吃馄饨都得用盆了”“看又又吃饭是一种高级享受”,在评论区,网友对又又的吃播表示出很强的关注热情。

同样因“吃得香”而受到追捧的,还有快手上的“王朵朵小吃货吖”。“吃面条给自己吓一跳”“户外汉堡吃出新高度”“你说咋回事,这肉咋就吃不腻呢”——今年5岁的朵朵一边用相当成人化的语言跟镜头前的观众“唠嗑”,一边用手往嘴里塞着各种分量惊人的高热量食物,如一大盒奶油泡芙、红豆夹心蛋糕、奶油雪糕、红烧肉等。

这些萌娃们在镜头面前或吃播或唱歌跳舞或搞怪聊天,让许多观众直呼“太可爱”。“8月份抖音萌娃top10火力排行榜”、“萌娃类抖音KOL排行榜前10”不少机构、营销号也发布各类榜单,为儿童网红推波助澜。

痛心!

平台推波家长“啃小”牟利

汉堡、炸鸡、可乐……在一个视频中,大人不断给3岁的小佩琪添加食物。“别弄了,别弄了,别弄了……”小佩琪反复对父母央求,她父母一边答应,一边把她刚吃空的盘子加满。近日,“3岁女孩被父母喂到70斤”的新闻引发舆论热议,众多网友指责女孩的父母让孩子当“吃播”赚钱的同时,也让“啃小族”这个词受到关注。

所谓“啃小族”,一方面是指没有退休金、没有养老保险,全靠儿女奉养的老人,另一方面则是指依靠子女成为童星获得高关注度的父母。看到长成70斤,日常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的佩琪,网友质疑佩琪妈妈是拿孩子当赚钱工具。佩琪妈妈在面对网友们质疑时,却表示:“这是因为佩琪爸爸不会赚钱。”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随着直播短视频平台的强势崛起,“短视频+儿童领域”也迅速升温,成为新的商业增长点。“儿童领域是我们相当看好的投资领域,短视频生产流程简单、制作门槛低、参与性强等特点,非常适合用来作为带货营销渠道,我们也在撮合一些厂商、直播平台和中小经纪方合作。”社媒营销投资人李妮表示。据盈石集团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中国儿童消费市场规模已接近4.5万亿元,其中儿童娱乐消费市场的规模突破4600亿元。

在短视频流量和商业盈利的双重诱惑下,记者注意到,部分父母在直播短视频上的晒娃也与带货做了强绑定,与普通父母有着明显不同。以又又为例,该短视频账号主要由又又的妈妈运营,如今已有430多万粉丝,700多条短视频共获得了9000多万点赞。今年32岁的又又妈妈将自己的账号简介直接改为与带货相关。在该账号主页置顶的商品橱窗内,展示着近200种又又在短视频中吃过、用过的商品。

堪忧!

儿童网红身心俱疲

“和儿童模特一样,儿童偶尔在短视频里做吃播、表演唱歌等,本身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我担心的是,在金钱和流量面前,作为监护人的父母能否抵制住诱惑,而不是放纵自己的私欲,让孩子过度参与网络社交,甚至让身心俱疲的孩子‘被迫营业’,过早赚快钱。”今年女儿刚满5岁的可可妈妈对记者表示。

事实上,3岁的小佩琪被喂成70斤之前,童模妞妞也曾引起全网对“童工”的热议。2018年4月,一段女童被踢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显示,女童背对画面,突然遭到白衣女士后面起脚踢踹,网友认为此举有虐待儿童的嫌疑。随后,女童的童模身份被曝出,年龄只有3岁,女童妈妈的道歉声明表示,踢孩子是因为拍了一天照,脾气没控制好。

“‘童模圈’赚钱虽然容易但很辛苦,一个小孩从早上九点多开始拍摄,效率高的话一天可以拍100多套衣服,日收入五六千元钱。”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相比“童模”,儿童网红的变现方式更加多元,“钱景”也更为可观,“可以吃播带货,让商家赞助,也可以直播求打赏,一个月下来也能有不少钱。更重要的是,比起‘童模’,儿童网红更不容易让人直观感受到他们的工作强度。”

不过,还是有细心的网友发现这些过早“触网”的儿童网红所面临的身心健康问题。在一条播放近600万的短视频里,刚上幼儿园没多久的甜甜因发烧而嘴唇通红,却还在大人指引下对着镜头吃蛋黄派配一大杯饮料。记者看到,在4000多条评论里,有网友愤怒地表示:“能不能不要这样呀!”“一点当妈的样子都没有,孩子发烧还让她吃零食喝饮料。”

“小小年纪说的全是大人话,希望小朋友能健康成长。”在王朵朵的一条短视频下方,一位网友也无奈地提醒。在该视频里,王朵朵一边推荐着豆乳威化饼干、酸辣粉等食物,一边说着成人主播的语言。当有网友提出她日常饮食基本是主食和肉,要注意营养均衡时,她妈妈则简单以“她不爱吃蔬菜”一口回绝。

■专家说法

避免成人式生活过早介入孩子童年

儿童网红背后暗藏的孩子身心健康忧患,该如何解决?“3岁小佩琪”事件引发众怒后,涉事平台西瓜视频表示,已对其视频和账号进行了封禁。不过,记者注意到,目前很多直播、短视频平台在管理上仍存在明显漏洞:虽然抖音、快手等平台对主播年龄有着必须年满十八岁的设定,但通常这些账号的申请者均为成年人,镜头里实际出现的却是儿童网红,很难直接监管。

“父母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在家庭教育中承担主体责任,特别要注意保护孩子的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和参与权。”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表示,密集的短视频曝光会让孩子隐私过度暴露,孩子过早借直播短视频等参与商业活动也会造成价值观扭曲,形成“赚快钱”、“出名要趁早”等错误观念。

“父母一定要有长远的眼光,不要为一己私利,让孩子过早利用网络进入商业活动。”孙云晓认为,孩子在未成年时期最需要的是学习、锻炼,为长远发展奠定基础。“孩子有孩子的生活方式、游戏方式、伙伴交往方式,不应该让成人式生活过早介入童年。为孩子营造一个相对安全、清净的环境,不让孩子过早卷入成人生活,是所有明智的父母应做的。”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雪梅建议,我国尽快出台专门立法,或在《未成年人保护法》等其他法律修订中,尽快对儿童参与商业活动进行立法规范。“一方面应对儿童参与商业活动的行为进行约束和规范,体现儿童利益最大化和儿童参与的原则,使儿童参与商业活动的行为符合儿童年龄特点和身心发展规律。另一方面,应当对家长和商家作出规定,要尊重儿童的意愿,加强对儿童人身、教育和财产权益的保护,以使儿童的权益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记者 袁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