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9日,中国石油(601857.SH)及中国石化(600028.SH)相继发布公告披露,旗下所持油气管网资源已达到交割先决条件,标的资产对应的所有权、义务、责任和风险自9月30日24时起转移至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家管网”)。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此次资产交割完成后,国家管网正式全面接管运营,我国主要油气管道实现并网运行。

国家管网在公告中表示,国家管网的成立是为了将管道输送这一中间环节与上游资源、下游销售分开运营。这一全新产业格局将实现管网的互联互通,构建“全国一张网”,更好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油气资源调配,统筹规划建设运营,减少重复投资,促进加快管网建设,提升油气运输能力,保障油气能源安全稳定供应。

而在正式投入运营后,国家管网面临的首个重要任务就是天然气的冬季保供。对此,国家管网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已经制定了详细的方案,我们将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共同完成天然气冬季保供任务。”

全面接管运营

国家管网公告中表示,其成立就是为了将管道输送这一中间环节与上游资源、下游销售分开运营,并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

10月9日,中国石油、中国石化接连发布公告,将所持有的主要油气管道、部分储气库、LNG接收站及铺底油气等相关资产(包含所持公司股权)(以下简称“标的资产”)出售给国家管网,以获得国家管网股权及相应的现金对价。

中国石油在公告中提到,截至上述公告日期,交易协议约定的交割先决条件已获得满足。标的资产对应的所有权、义务、责任和风险自公告日24时起转移至国家管网。同时,根据交易协议中关于生产运营安排的约定,中国石油与国家管网已于近日就相关油气管网设施及天然气基础设施的使用签订了服务合同,对相关服务的条件及安排进行了约定。

至此,成立十个月后国家管网全面接管运营。

记者了解到,2019年12月,国家管网成立。随后的8个月时间里,国家管网的资产划拨工作始终悬而未决。2020年7月,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相继发布公告,将旗下管道资产以入股及相应的现金对价的方式置入国家管网。

9月30日,国家管网在其官网发布公告,按照约定,国家管网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中国诚通、中国国新、社保基金会、中保投基金、中投国际、丝路基金共同签署的资产交易协议和增资扩股协议于当日24时正式生效,国家管网将全面接管原分属于三大石油公司的相关油气管道基础设施资产(业务)及人员,正式并网运营,这标志着我国油气管网运营机制市场化改革取得重大成果。

“从国家管网成立到现在接管运营,其实这个速度并不慢,中间还有疫情的影响。管道资源的定价其实此前就已经完成了,但其中涉及的问题很多,特别是很多还是历史问题,解决起来都需要时间。”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说道。

《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石油天然气管网运营机制改革实施意见》等政策文件明确,要分步推进国有大型油气企业干线管道独立,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完善油气管网公平接入机制,油气干线管道、省内和省际管网均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

对此,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国企改革专家李锦表示:“两个文件一个是指导思想,另一个是实施意见。而‘管住中间、放开两端’就是上游油气资源多主体多渠道供应、中间统一管网高效集输、下游销售市场充分竞争的油气市场体系,中间是目前重点。”

事实上,国家管网公告中表示,其成立就是为了将管道输送这一中间环节与上游资源、下游销售分开运营,并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更好地体现能源商品属性,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释放竞争性环节市场活力,从而更好地服务国家战略、服务人民需要、服务行业发展。

未来仍面临挑战

对管道资源的进一步完善以及未划拨资产的置入将成为国家管网的发力点。

国家管网成立后,这一全新产业格局将实现管网的互联互通,构建“全国一张网”,更好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油气资源调配,统筹规划建设运营,减少重复投资,促进加快管网建设,提升油气运输能力,保障油气能源安全稳定供应。

然而,目前国家管网的资产置入工作并未完成。记者注意到,在2020年7月的三大石油公司向国家管网转让资产的过程中,中国石油旗下昆仑能源(00135.HK)的资产仍然没有划转。

对此,昆仑能源在公告中提到,其仍在就可能资产出售与国家管网进行磋商,相关细节尚未落实,尚未就可能资产出售与国家管网达成最终一致意见。

记者了解到,陕京线是昆仑能源旗下的重要管网资源。陕京线包括四条天然气长输管道资产及配套储气库资产,总里程5075公里,设计输气能力总计600亿立方米/年。北京地区所需天然气资源几乎全部来源于陕京线管道系统。

在陕京线的股权构成中,昆仑能源持股60%。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昆仑能源实现营收522.54亿元,同比下滑2.41%,实现归母净利润23.63亿元。总资产1514.8亿元,负债率47.56%。

昆仑能源财务总监及执行董事缪勇曾在2019年股东周年大会上表示,现时陕京线净资产374亿元,管道输送量494亿立方米,占公司总输送量约93.4%。而昆仑能源董事会主席凌霄则表示,剥离陕京线对公司的盈利能力影响肯定是巨大的。

谈及对昆仑能源的资产整合计划,国家管网内部人士表示:“关于昆仑能源这块内容,目前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

事实上,随着国家管网的成立以及资产划拨。下一步,对管道资源的进一步完善以及未划拨资产的

置入将成为国家管网的发力点。

近年来,随着“气代煤”等项目的推进,我国对天然气的需求量正在逐年增加。《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2019-2020)》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43%。而我国的天然气管网以及储气库建设,相较美国、加拿大等成熟市场仍然有着进步空间。

在韩晓平看来,此后,如何刺激终端用户的积极性是摆在国家管网面前的重要课题。“从天然气的使用结构来看,除了民用气保供之外,工业气供给和定价更是需要考虑的方面。这涉及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诸多方面。那么如何提升用气方的积极性,是摆在国家管网面前的一个难题。下一步对于国家管网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制定行之有效的天然气价格体系。”韩晓平说道。

事实上,目前正处于冬季天然气保供的前夕,如何保障今年天然气的高效稳定供给,将成为摆在国家管网面前的第一个重要任务。

对此,上述国家管网人士表示:“天然气保供目前已经有了方案,我们这边与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共同完成。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方面主要负责天然气资源,天然气生产和购买都是由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来进行,卖给谁也是由他们来操作。我们主要负责管道运输这一块。他们只要有资源有市场,我们就尽最大努力把气输送过去。”

而在保障供给的过程中,如何协调与地方企业、地方政府的关系,如何协调与下游合作伙伴、煤电行业之间的关系,都是摆在国家管网面前的难题。

“其实国家管网成立以后,摆在面前的课题正在逐渐地凸显出来。建议在国家管网推进的初期,适当地赋予一些权利,更加有利于促进我国天然气管网形成一盘棋的局面。”韩晓平说道。(本报记者李哲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