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一个由多元化、相互关联、雄心勃勃的目标组成的‘安全保障网’,以应对令人震惊的自然退化问题。”一个大型国际研究团队在分析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正在起草的自然保护新目标后得出结论说,单一目标无法涵盖需要维持的广泛特征。

这一系列科学建议出现在一个关键时刻:CBD最近宣布日本爱知县生物多样性目标的20个目标都没有实现。决策者、科学家和各国谈判代表正在为2030年和2050年的未来生物多样性目标做准备,这些目标将在2021年召开的第15届缔约方大会上被载入公约。

研究人员概述了重新设计一套生物多样性新目标的科学基础,并表示为了实现复苏之路,生态系统、物种、遗传多样性和自然对人类的贡献都需要有明确的目标,而这些目标需要编织成一个网络。相关论文近日刊登于《科学》。

阶段性失败

2010年,CBD的196个成员国达成了20项保护动植物的目标,即“爱知县生物多样性目标”。每隔几年,CBD就会根据国家报告和其他来源评估进展情况。

但日前,联合国新发布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展望》给了世界各国一个不及格的分数,报告认为,世界尚未达到10年前设定的保护自然的目标。

报告指出,一些指标甚至往错误的方向发展。例如,虽然全球杀虫剂的使用相对平稳,但许多国家却增加了对传粉昆虫有害的化学物质的使用。同时,不断增长的能源和材料消耗,以及新农场、公路和大坝建设对生物栖息地的破坏,抵消了进步,导致生物多样性持续减少。

当然,新评估发现了一些可圈可点之处。例如,在有良好管理计划的国家,渔业正变得更加可持续;在越来越多的岛屿上,入侵物种正在被消灭。最令人鼓舞的是,保护区的范围已经大幅上升,分别占陆地的15%和海洋的7%,但这些数字仍低于17%和10%的目标。

“我们正在失去生物多样性,这对人们的健康、繁荣和福祉有非常现实的后果。”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海洋生态学家Jane Lubchenco说。

“在解决根本问题之前,情况不会有太大改变。”阿根廷国家科学技术研究委员会生态学家Sandra Daz说。

各目标交织成网

目前,CBD的生物多样性新目标正在草拟。各个国家、组织和利益集团已经就某些方面的目标提出了建议,例如物种、自然生态系统或遗传多样性。

一个由来自26个国家的63位生物多样性专家参与的项目,评估了这些目标草案,以确定支持它们的科学证据、这些目标如何彼此强化或削弱、自然界的一个方面是否可以成为其他方面的捷径。

最终,该项目成为一项独立的、有科学依据的、前所未有的全面评估。研究人员认为,各国在制定新的生物多样性目标时需要考虑以下三点:

首先,针对自然保护的基于单一方面的单一目标是危险的,例如只关注物种灭绝、生态系统面积,或者升温低于2摄氏度目标。其次,由于自然的各个方面是相互联系和影响的,因此必须整体而不是孤立地确定和承诺目标。第三,只有设定每一个目标,并致力于以一种综合的方式实现所有目标,才有可能在2050年前“改变”大自然衰退的曲线。

研究人员表示,生态系统、物种、基因和自然对人类的贡献需要多种多样、截然不同的目标,以确保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实现。“尽管将一个目标仅仅建立在生态系统、物种或自然对人类的贡献上,作为整个自然保护的捷径,这可能很诱人,但已发表的证据却与之相悖。”该研究负责人Daz说,“通过协同多个目标支持CBD的共同愿景——与自然和谐相处,每一个目标都对应于自然的一个主要方面,这要安全得多。”

必须有“野心”

雄心勃勃的目标到底有多大“野心”?Daz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例如严格的“无净损失”和有针对性地恢复自然和管理土地上的生态系统,尽量减少物种损失,保护90%的遗传多样性,以及确保大自然对人类的广泛贡献。缺少“野心”的目标将不足以保护和维持自然的多重、相互关联的方面及其对人类的贡献。

为了使这些一般性建议具体化,研究人员制作了一份基于科学证据的关键要点清单。例如,生态系统的目标包括,针对自然生态系统面积和完整性(净)损失的明确目标;扩大生态系统恢复,到2030年相对于2020年实现无净损失,实现面积和完整性净增加20%;提高已管理生态系统的完整性;认识到空间定位对于实现与其他目标的协同作用至关重要。

物种目标包括,到2050年降低濒危和非濒危物种的灭绝风险和灭绝率,重点关注短期内濒危物种;重点保持和恢复当地人口的丰度,以及已经枯竭的生态和功能群的自然地理范围,并保护整个生命之树的进化谱系。遗传多样性目标包括,维持遗传多样性;设定最高水平目标;关注种群及其适应能力。

“我们的结论是,除非把不同的方面放在一起考虑、为每一个方面都设定很高的目标,否则到2050年,地球上所有生命都没有机会过渡到一个更美好、更公平的未来。当然,这些目标必须是可以实现的。”Daz说。

此外,专家认为,研究人员将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生物学方面,没有评价这些目标的经济或政治后果。不过Daz团队也强调在执行时不考虑社会和政治问题将导致失败。

“为大自然建立一个足够宏伟的‘安全网’将是一个重大的全球挑战。”Daz说,“否则我们将给下一代留下巨大问题。”(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