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近两年才进入百姓视野,但社区团购的爆发力已经显现。

近日,有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透露,字节内部正在考虑自行孵化社区团购业务,在讨论方案中,目前的重点放在选仓与供应链环节上,项目被命名为“今日买菜”或“今日优选”。

值得一提的是,字节跳动的主要竞争对手快手也开始针对社区团购开始布局。从10月底开始,快手针对社区团购的第一批调研人员已奔赴湖南长沙,重点考察湖南本地企业兴盛优选,时间持续约两周。

社区团购的“风口”已经起飞,7月份美团正式上线美团优选,并且专门的组建了5000多人的团队并成立优选事业部。8月份拼多多的社区团购项目——多多买菜也正式上线,从武汉和南昌开始疯狂的扩张,如今已经进入湖北、江西、四川和陕西等多数省份,另外还有滴滴、京东、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布局社区团购。

事实上,除了互联网巨头,加入社区团购大战的还有很多传统行业的玩家,如快递行业的顺丰和申通,房地产企业碧桂园和万科,以及大大小小的传统生鲜超市,竞争可谓激烈。

生鲜社区团购成风口

服务的最后一公里,社区团购或许此时正迎风口。

根据APP提供服务城市统计,美团优选已进入12个省份,入驻60余座城市。除此之外,拼多多、阿里都已经进入到这个赛道上,社区团购的热度已经不亚于当年的外卖、出行、团购等项目。

随着社区团购的战火燃起,快手与字节跳动也不甘落后。据了解,从10月底开始,快手针对社区团购的第一批调研人员已奔赴湖南长沙,不排除通过投资入场。同时,字节跳动也在近日上线松果门诊之后,被传出内部考虑自己孵化社区团购业务,成立社区团购事业部,最快11月在山东中部地区,新事业部可能被命名为“今日买菜”或“今日优选”。

据了解,社区团购是基于线下真实的小区,通过微信群进行开团预售,把同一个小区人群需求统一凑团集起,通过微信支付后,再统一发货然后到社区门口统一自提的一种购物方式,利益来源则是中间的价格差。它通常用到的3个标配工具是:微信群、小程序、微信支付。

对于消费者来说,社区拼团在价格上要低于淘宝等线上电商平台售价,同时它的及时性要好于传统零售电商。对投资者而言,社区团购模型前端固定资产投入较少,模式较轻,同时相比前置仓有较低的引流成本和较少的前端投入。

在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看来,社区团购是一种分享经济,这种模式在提供售前、售后服务之外,也解决了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具有广阔发展空间。

在如此利益多的商业烽火中,巨头们都想挤进这个大圈子,谁能成为最后赢家呢?对此,莫岱青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巨头们的入局把社区团购的竞争拉到了新的战略高度,并且在还没有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下,各家都有竞争机会。至此,社区团购又迎来又一轮‘风口’。”

2022年社区电商规模或达千亿

据电商大数据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2020年11月26日,国内社区电商领域共发生了9起投融资事件,融资总额超人民币33.6亿元,涉及的平台包括:青岛优农、映盒、小兔买菜、同程生活、十荟团、好菜摊等。

以头部平台“十荟团”为例,其在疫情期间的业务单量翻倍,武汉地区增长500%。同时,资本也在此时重新迅速跟进,十荟团在2020年5月及7月拿到两轮合计超过1.6亿美元的融资,兴盛优选和同程生活也均在6月获得2亿美元融资。

此外,据艾媒咨询《2020上半年中国社区电商行业专题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电商市场规模将增至720亿元,到2022年该数据有望达到千亿元级别。可以看出,获客成本低、通过预订减少损耗,以及没有房租及仓储等固定成本的社区团购,正是当下互联网以及资本青睐的赛道。

同时,在社区团购这一赛道,互联网巨头或许更希望利用高佣金、补贴来争夺团长,进而导入更多流量。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随着巨头全面进攻,新一轮的团长挖角、拉新补贴以更高规格的强度来袭。从橙心优选上0.99元/500g的陕西黄肉油桃,美团、滴滴10%-30%的团长佣金比例,不难想象社区团购玩家的压力。

“社区团购最终的比拼其实是产业链上的绝对低价和直接在家门口拿货的体验。由于线上平台拥有庞大的流量和商品需求,使得其在产业链上可以最大限度的‘灵魂砍价’和让厂商走量获利。这就较之传统线下卖场重重叠叠的渠道加码更具有价格穿透力。”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同时,他认为,“运用大数据来进行社区级画像,也可以精准的预判用户需求,实现先期采购、确保用户的需求能最快得到满足,这些都是传统线下卖场所难以依靠经验来达成的。”(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