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来,随着户籍制度改革步入深水区,多地踊跃加入“人才争夺战”,推出人才引进政策、落户补贴。人才流动的背后,如何让人才留得下,成为新的研究课题。日,幸福里研究院量化调查了22个城市二手房、新房的房价门槛、高校毕业生薪酬水及城市差异,量化出不同等级城市购房“上车”的难度。调查显示,新青年们购房难度最大的是“在北京购买新房”;难度最小的是“在长春购买二手房”,两者难度相差5.96倍。

具体来看,二手房购房难度TOP5分别是深圳、北京、上海、厦门、杭州;难度最小TOP5分别是长春、沈阳、长沙、成都、重庆。新房方面,购房难度TOP5的城市是北京、深圳、上海、厦门、南京,而长春、沈阳、长沙、重庆、成都是新青年购房难度相对较小的城市。

数据显示,对新青年群体而言,北方城市购房难度要小于南方城市。北方城市除了北京一骑绝尘,把其他城市甩到后面外,其他城市的购房难度都要指数小于14;而南方则有5个城市新房、二手房购买难度在20以上。

城市等级变化显现出的购房难易度差异更为明显。一线城市中,北京、深圳购房难度都在30以上,而广州的购房难度最低(二手房、新房分分别为19和20),是北京难度的三分之二,甚至要低于某些二线城市。

新一线城市中,购房难度差异比较大。杭州、南京的购房难度较高,都在20以上。沈阳、长沙的难度最低,难度指数甚至要低于大部分监控的二线城市。沈阳是新一线城市中购房难度最小的城市,二手房、新房购房难度指数分别为7、8。

幸福里研究院分析数据显示,一线城市的二手房、新房均购房难度指数分别是29.5、31.5,新一线城市分别是13.3、13.8,二线城市分别是14.8、14.7。从中可以看出,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对高校毕业生最友好,相信这也是最成都、重庆等新一线城市对年轻人才更有吸引力的原因之一。

幸福里研究院分析师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不同城市二手房、新房购房难度差异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其中厦门、青岛的二手房购房难度要明显大于新房。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城市的医疗、资源比较集中在老城区,老城区以二手房为主;二是新城区以新房为主,其配套资源还没有及时跟上。以厦门为例,各类教育、医疗配套资源主要集中在岛内,而新房则多分布在城市核心区之外,因此新房价格相对便宜。

相比之下,沈阳、成都、无锡新房的购房难度要大于二手房。主要是因为这些城市的新房年价格上涨趋势较快,低总价的产品供应偏少。而二手房之间区位的差异化明显,除了配套资源特别优秀的板块,二手房价格变动不大。

幸福里研究院分析师认为,加大保障住房的建设可以适度减缓新青年们的购房难度。面对新青年们的购房难的问题,从国家到地方各个层面已经都有所行动。

7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着力培育和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提到了增加保障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尽最大努力帮助新市民、青年人等缓解住房困难。

北京、深圳、广州、南京等城市早已经陆续出台共有产权房、人才房、安居房等保障住房措施,这些保障住房均为市场价格的50%-80%。

随着各地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施行,以及人才政策、保障住房政策推行,相信城市青年购房难度会越来越低。新青年们能够在安居乐业,享受生活的同时,更好地为国家建设奉献自己的力量。(记者孙蔚)